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十七對半的背包拜訪秋瑾姐之旅
Letter Posted by 咪 () on 11-11-2015 9:45 am
親愛的二十七對:

開心的時間過得特別快,眨眼便過了兩天半的旅程,時間太短,可以遊覽的地方太少,不夠喉!

由於要省卻來回合共三百元的行李寄倉費,和方便背著行李遊走,所以這次罕有地只帶上一個小背包和一個小袋子出發,穿的也是在香港現平常穿的夏季T-Shirt再加一件外套。買到的來回也是22元的機票,剛再上網看,現要二百多元了,太幸運啦!11月7日由香港飛往寧波,去到以為預訂好在寧波火車站旁的賓館下榻,以為嘛!一落的士見到賓館便衝進去出示訂房記錄,賓館負責人很好的招待,我問寧波這裡為甚麼這樣冷清的?整晚在這邊見過的人,包括賓館工作人員、路上行人和小店的人,合共才不過二十人。她說原來寧波火車站只新開了一個多月,而這邊只是新興的,所以人不多,那我真的算超級幸運啦!看看那裡的價錢水牌,現訂要起碼158元,我網上訂只108元,房間是新裝修的,雖然簡撲,但挺舒適!休息過後落街晚餐,原來我訂的是旁邊的一間不是這間,哈!休息數小時後,天未光便退房到寧波火車站坐火車往旅程真正的第一站杭州進發啦!

來到杭州,冷得High High的,原來這裡只13度,幸好出地鐵再轉巴士之間發現了一間連鎖式商店,買到條圍巾,老人家條頸唔吹得風,咳得很厲害,有條圍巾保住小命差好遠!

兩年前去杭州西湖並沒有做足資料搜集,所以不知道竟然曾經路過過秋瑾墓,不過焉知非福哩!要不也不會造就今次的旅程。來到西湖,第一時間去到秋瑾墓,說是墓,但又不像墓,像一個紀念雕像的,白玉台上聳立著秋瑾姐的雕像,手按配劍,面向西湖,這也是她的遺願。現讀多了關於她的史料,對她更加敬佩,尤其她寫的詩,型可以型到核爆,柔又可以柔到起雞皮!甚麼"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我還是搞不懂!剛淘了三本她的詩集,要慢慢的拜讀。那個年代的女人不易當,作為一個革命俠女,更加艱難!生日這天來到秋瑾姐墓前,衷心對這位我十分敬佩的巾幗英雌說聲,生日快樂!

↓秋瑾姐臉都青晒,因為長出太多青苔了!↓



↓識英雌重英雌,秋瑾,生於1875年11月8日,字璿卿,號競雄,別號鑒湖女俠。 譚拾貳,生於1980年11月8日,字咪,號女漢子,別號奇女子。(這是你改的!)↓


離開了秋瑾姐墓,便坐巴士到她的好友徐錫麟墓。徐錫麟也是型爆的人,他在革命裡響起了閃亮的一槍,擊斃了安徽巡撫恩銘,因而被捕,行刑的時候還被砸爛蛋蛋再挖心再凌遲,我沒有蛋蛋不知被砸爛蛋蛋有幾痛,但可以想像得到是,好!痛!他就義前寫的文章和說的話語,更是型得讓人心痛!為革命犧牲的烈士,又豈只他一人?徐錫麟墓置身於辛亥革命烈士墓葬群中,所以內裡其實有很多位革命烈士的墓,包括他的兩位好兄弟陳伯平和馬宗漢。相信這個墓園應該沒有甚麼人會來參觀,始終是個墓園,妹子一條友在內,難免會有斗零感到心寒,入面還有一間小小的博物館,又是一條友入內參觀,連管理員都無個,都唔好話唔得人驚!徐錫麟的遺願跟秋瑾姐一樣,也是希望死後能葬於西湖畔,但墓園周邊圍著的是茶田不是湖哩!不過風景一樣壯觀。

離開了墓園,還有時間,走了回頭路,回到西湖的白堤,雖然兩年前初到西湖時是由白堤開始逛起,但此時情跟當年情不一樣,所以當然要再來啦!置身西湖白堤(斷橋)聽著你的《愛你變成害你》,那種震撼由心而發沉落腳趾尾再湧上天靈蓋。 幻想一下,很不自量力地當作你不介意天生沒優雅修養兼浸在這大染缸裡的妹子養成粗卑的個性與口吻髒話常掛口唇邊,竟然鬼掩眼的很疼錫妹子,就會認為這首歌是唱給妹子聽的, 應棍到無淪,真的痛都心埋!(哈!你唔好傻啦!)

↓西冷橋,橋畔有秋瑾姐墓、錢塘名妓蘇小小墓、武松墓和岳王爺廟↓


↓白堤前的荷葉海↓


↓白堤斷橋↓


↓別看阿爺個樣嬲爆爆,其實他在聽你的《愛你變成害你》,對號想起了他的珍兒,內裡翻騰著一鼓激情,男兒有淚不輕彈!苦呀!↓


↓白堤斷橋的實景,跟你MV中的模樣很像,也是有個亭的,不過你畫的意境清麗脫俗很多!↓



離開了白堤便往萬松書院出發。身處萬松書院聽著你的《山伯》與《梁祝》,加上綿綿細雨,添上斗零哀怨!本想著應會有一幕幕梁祝同窗讀書溫習等等的場景浮現眼前,但,或許,傳說始終是傳說,梁祝是虛構的,萬松書院是真的,所以在內感受不到一丁點梁祝的氣息。之前在上海的大觀園卻仿如真的置身《紅樓夢》場景中,可能因為兩者也是假的,一是曹雪芹編作出來的,一是根據小說裡所形容而搭建出來的,人工配合得天依無縫!

↓萬松書院入口,石雕是梁祝同窗讀書的情景↓


↓簷前雨滴時,冷風吹濕秋衣。明道堂是萬松書院集中授課的場所。↓


↓這場景用來拍MV不錯呀!↓


↓毓秀閣,是梁祝同窗三年讀書的地方,不過現在內裡置了現代的梳化椅,而且關門了不可入內,甚麼情意也一掃而空!↓


↓可汲亭,是梁祝"草橋結拜"的場景↓


離開了萬松書院便去到杭州火車站,準備坐火車到紹興啦!喜歡坐火車,因為不用好像坐飛機般要提早粒幾鐘去登記,早二十分鐘已可以了,而且行李可以跟身,不用寄倉那麼煩!不過,我還是提早了三小時到火車站,這個火車站比起來程時新建的杭州東站殘舊很多,但周邊又有很多吃的,這裡掃一點那裡掃一點,就此吃飽飽!這裡,只有11度!加多隻熱辣辣的茶葉蛋和口感煙韌的粟米就能暖暖手暖暖身體了!

去到紹興,只是晚上七時多,街上沒甚行人,店舖大部份也關門了,只能在便利店買到最愛的康師傅陳醋杯麵和兩杯酸奶。預訂了的是在火車站附近的賓館,100元,簡陋不堪,水煲是凹的,還好可以煲到水沖到薑茶暖暖胃,馬桶的按掣壞了要打開蓋按內裡的掣才能沖水,難為大堂的價錢水牌顯示現訂要二百多元!不過算啦!有熱水沖涼有暖氣有張床睡已很好,這裡只有10度!這晚睡得很安詳!

睡醒了便出發到秋瑾故居。故居共三開間五進,房子算大,有私塾、客廳、哥嫂房、爸媽房和後花園等。她的睡房有人氣的感覺,想像當年她一家在這裡生活和她在這裡讀書研習的情境,生命的氣息打進心底。在她的睡房內有一夾牆密室,之前用來收藏武器和革命文件的,竟然,士兵們可以搜不出那個密室,以前的士兵是否真的蠢一點的呢?而會客室是她與徐錫麟等革命烈士秘密商議起義事宜的房子,這也就是孕育她革命精神與棱棱傲氣的地方。親身來到感受,跟在書本裡讀到的很不一樣的感覺,很真,很激動!

↓秋瑾姐睡房,床頭還掛著劍的哩!後面就是所謂的密室了,是用木板分隔,怎能找不到呀?↓


↓說實在,一條友到來,真的給這個公仔嚇親!↓


↓後花園,挺大的!↓


↓秋瑾姐用過的手槍↓


離開了秋瑾故居便去到徐錫麟故居,徐錫麟故居位於小村落的橫街窄巷裡,不太好找,幸好沿途有路牌指示,否則一定迷路。故居共三開間三進,比起秋瑾故居,這裡可說簡陋百倍,展覽的房子也沒甚陳設和介紹,這裡也只有我和管理員二人,房間挺陰森的,他在革命中的份量也很重要,不可遺忘!只是,比起秋瑾姐,明顯地很多人也不太關注他吧!內裡有一房子是私塾,他爸爸是舉人,所以他從小就是爸爸當老師來教他知識的啦!最震撼的還是展出了他用來擊斃恩銘的手槍,只有這些實物在眼前,才感受到當中生命的氣息。

↓村外的徐錫麟像↓


↓一經堂,居中的大廳,徐錫麟常與革命志士會談的地方↓


↓私塾↓


↓徐錫麟用來擊斃恩姳的手槍,這支手槍比起秋瑾姐用的手槍,更添蒼桑↓


離開了徐錫麟故居,再沒甚麼地方好去,要去魯迅故里又會不夠時間,所以還是到紹興火車站等火車回寧波搭飛機回港了。回到了寧波火車站,兩邊的出租車站也排長龍,排得來飛機也飛走了,黑車司機說60元車我到機場,睬佢都傻,前天從機場來時只32元,只好跑上地面火車站外圍看能否截到車,出租車截不到,卻截到一輛電動單車,又是收我60元,算,還是跳上車,平均車速只20km/h,我平常駕車也不會這樣蟻爬的慢,但勝在不怕堵車,定會快過截不到出租車的哩!

雖然整個旅程只我一個人,當中除了拿房、點餐和打車之類之類時有跟人談過之外,也就沒有了,而旅程中我也不見得會自己無離啦肺的大笑大叫,只是心情很平靜的欣賞景點,感受當地風情,但實在地,比起一班人或兩三人去旅遊,一個人上路時內心卻是很愉快很激動的哩!而且這次能一次過滿足幾個願望:找秋瑾姐陪過生日、到革命烈士陵園致敬、在西湖畔聽你的歌撚mood、在萬松書院聽你的歌、到秋瑾姐和徐錫麟故居感受一番,大滿足!竟然,在機場候機室裡有一男子來搭訕跟我說廣東話,我問他為甚麼你又知我懂廣東話的呢,原來他認得我,來寧波時我們是同班機的哩!真有緣!

因為是廉航,航機非常迫,不幸地又編了窗口位,對於我這類頻繁要去尿尿的人來說常要煩到人家讓位很不好意思,舉舉手竟然可以調到機尾無人的路口位,太開心啦!一落機,又熱又焗,立即解圍巾,身體要在兩小時內調適溫差10度和27度之間,不是易事。 

真的很喜歡一個人外遊,很喜歡坐飛機、睡火車、睡酒店,或許,這是潛意識渴望離家出走的情意結吧!我發誓,一生人定要睡一次長途特大豪華機的頭等位,一生人虛榮一次也不為過啦!希望終有一日能如願吧!

在此,先預祝你11月20日的音樂會順利和成功,要養好精神養好聲返來呀!

你永遠的十七對半 敬上

P.S.1.你的新碟,因為情意結,原本最喜歡之前提過那三首歌,但愈聽愈喜歡其他的例如《愛你變成害你》、《情愛幾多哀 》、《我是癡情無限》、《有誰知我此時情》、《梁祝》等等。這些歌的編曲比起原版悲壯數萬倍,直頭愁爆整個銀河系!正如兩年多前做那次musical時音樂總監教我,每件樂器也在說故事,你就可以做到這效果了!慶幸自己那麼幸運可以親身去到《白蛇傳》故事中的場景邊聽著歌邊感受一番!

P.S.2.不過全碟十首歌著了七首半都是愁爆慘情mode,太投入去狂loop著聽的話真的會讓人情緒低落負能量飊升,但又好爽好舒暢好鬼盞,這就是音樂的力量吧!

P.S.3.這陣子經常進出醫院,聯合、屯門、北區、沙田、白普理,可惜,沒有安排到床位給我,又沒最愛的醫院飯!拿了“器官捐贈咭”和“無言老師咭”回來,我覺得很有意思。生命燃燒殆盡後,身軀只不是個臭皮囊。在世時對社會沒有斗零貢獻,離世後也希望能作出些微補償吧!有用的雖然不多,但也儘管拿去。這兩張咭,將會伴在身旁。但為何沒有聲帶捐贈的呢?我想,死都要死剩把聲!!!

P.S.4.今天剛有位要好的藝人朋友找我幫忙參與一舞台劇製作,大約是講二、三十年代的文藝人物為題材,我真的很有興趣,但他目前要找編劇的人,這個我就不行啦!本想介紹身邊的得獎編劇s給他,不過原來他計劃是栽培新人,那我身邊的全是勁人猛人又不好意思啦!中後段我才正式加入,可以做些甚麼我不知道,但他說相信我一定能幫到手。我很欣賞他的棱棱風骨與熱熾的一夥心,他在我心目中的份量跟你一樣的重要,所以他會舉手找我,我定當歇盡所能啦!你呢?你又幾時搞戲呀?你叫到,妹子定必水裡水裡去,火裡火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