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鎮宅之寶
Letter Posted by 咪 () on 25-10-2015 4:18 am
親愛的一個人,

今天很乖乖,整天除了吃和拉之外,全部時間也陳屍在床上休息,睡醒了,灌藥,灌完藥,又睡。如果,身上的可以分給你,真想把我的睡眠時間分給你;你最近也瘦了很多,超勁想把身上的肥肉也割給你;嫌命長,也很想把多餘的命撥給你,可以嗎?

四肢無力,氣管漏風地扯著蝦,提不起勁工作,就偷懶一天吧!終於,在床上認真的第一次聽完你的【煇煌時期】,超級喜歡!未聽之前要選三首歌,我會選【忘盡心中情】(型灑不得了!)、【獅子山下】(無計,五指戰隊戰歌)和【今天我非常寂寞】(超喜歡的撚mood歌),現在聽了全碟,我依然會選這三首。比起去年的【天王時期】,我更喜歡這張【煇煌時期】。雖然是翻唱舊歌,但奇蹟地,竟然有超凡脫俗的新鮮感。

十首歌,十首也很喜歡!不想花太多篇幅去解構,以下只是簡略之感,係呀!根據妹子死唔斷氣的文筆,已好精簡的了。

很喜歡【我是癡情無限】的節奏與編曲,尤其percussion部份。聽著你唱大公仔的歌,讓我回憶起當年跟她開廠,我經常唱她的歌給她聽哄她笑,她說冧到暈,哈!
其實一直也很喜歡陳永良,因為當年他寫過很多好歌給葉德嫻,他參與你的編曲真的讓我很開心哩!他編的這幾首我也很喜歡整個mood!
【忘盡心中情】是從小到大也很喜歡的歌,披散頭髮獨自行,嘩!型到冇朋友!一開頭被騙了,還以為整首也能給來撚mood的,誰不知過了第一段即入了強勁節奏,但又超配合,好很澎湃,尤其是最尾那句,比起原唱的輕柔處理更勝一籌,真的要爆了!
第一次聽【獅子山下】是這麼的清新感,無可否認,原唱版本是很能帶給當時的港人一份濃厚的勉勵情懷,但現在事過境遷,你這版本更能有著回味當年一點一滴的撇脫感覺。記得很多年前參觀歷史博物館,最後一個展館有當代香港變遷的影片,背景音樂就是這首羅文唱的【獅子山下】,看著一幕一幕的香港舊影片,哭了!話說回來,妹子跟【獅子山下】也有少少緣的,因為這是我們《五指戰隊》的戰歌嘛,當五指戰隊作戰到無力支撐時,一聽到這首歌,便能提升無比的戰鬥力啦!另外,忘記了好像大約2006年時,RTHK外判計劃重錄【獅子山下】廣播劇,妹子也有幸參演其中好像兩集哩!
【倩女幽魂】真係估你唔到,但我喜歡!想起去年廣州演唱會那part看不到的Laser Dance......
雖有朋友說不太習慣聽你的國語歌,但【愛你變成害你】我又OK呀!好好Feel,完全感覺到內裡訊息,又或是我自己聽到未必是你發放出來的訊息。不過,有時做人,又不需顧慮太多,有得愛的話,就放膽去愛吧!
【今天我非常寂寞】,這是妹子最最最最最感動你會放在專輯裡的一首歌,因為嘛,冇計啦,又是情意結來的,很多時候自己一個無無聊聊到海邊吹吹風,就會哼起這首歌來對號入座,心裡在徑自淌淚,問自己,為何會這樣?為何我會把自己的人生弄得如斯田地?要一條友對住茫茫大海無聲啜泣?但回頭想想,又如何?最緊要自己享受這獨處的時光,呢啲就叫型囉!真正的寂寞,是說不出口,唱不出聲,只能用心感受到的。沒甚麼大不了,人生嘛,仲有條命,就沒甚麼大不了。

很喜歡整張專輯很多首歌也用二胡來作主要的樂器,而且你在十一月的音樂會也會與二胡cross-over,真的很特別哩!
告訴你吧,其實我家也有一支二胡的。
它,比起我還要早來到譚宅,是譚宅的鎮宅之寶,上海敦煌牌二胡,又稱“善良的胡”,因幾十年從未引弓。1974年,老豆以當年一個月的薪金$450購得,當年,老師說它的音質很靚。現塵封幾十年,有點可惜。量我們這一家,最有可能把玩的只有妹子一人,或許要去買回配件,重新裝上並好好學習。


好像很緣嘛!你的專輯和音樂會也是以二胡來作主要樂器,湊巧我家也有一支善良的胡,另外呢,你的專輯裡【愛你變成害你】和【梁祝】這兩首歌嘛,故事裡的地方,妹子下個月(個多星期後)將會去哩!

是這樣的,剛跟公司去完布吉之旅,唉!原來我真的不適合跟大夥兒一同去旅行的,兩個人也嫌多,旅行,還是一個人去的好。於是想著,兩年前的生日,一個人去了《背包西逃之旅》,還在正日那天去崇陵探望阿爺;去年的生日跟朋友報團去了《背包生日廣東省之旅》,今年的生日,要怎麼過才好呢?剛過著一個於我來說不太愉快的旅程,那好應該要為自己作出一點補償嘛!就去一個《背包拜訪秋瑾姐生日之旅》吧!因為嘛,我跟秋瑾姐是同月同日生的,我又玩無賴了,像兩年前去崇陵找阿爺陪伴一樣,他/她躺著走不到避不了我啦,去跟秋瑾姐一同過生日,幾好吖!雖然,秋瑾姐是跟我阿爺對著幹,但我覺得她真的堅型,所以很敬重她的,而她與她的好戰友徐錫麟的情誼也是我很欣賞和羡慕的,秋瑾姐短促而轟烈的一生中,雖沒有圓滿的婚姻,但也有徐錫麟這位知她心的好戰友最暸解她、扶持她、支持她,給她無限的信心和勇氣去面對重重困難,實屬難能可貴之情誼。他倆之間深厚的感情,已昇華及凌駕於愛情之上,銘心刻骨。已訂好機票和酒店,訂了廉航的$22機票,加埋機建燃油費等,來回也只是五百多元,先飛寧波,從寧波轉火車到杭州,去西湖的秋瑾姐墓和徐錫麟墓,再去萬松書院;然後火車到紹興,去徐錫麟故居和秋瑾姐故居,再火車回寧波回港。路途好像是迂迴了點,但就算另購火車票,比起直飛杭州單稱也是千多元的便宜好很多。整個兩天半的旅程預算最多豪花一千五百元左右!

說回正題,兩年前去杭州西湖時也沒有留意到秋瑾姐墓的,今次再去意義可不同了。更希望有時間站在白堤上聽著你的【愛你變成恨你】,因為那裡是《白蛇傳》許仙和白素貞邂逅之地嘛,哈!聽著的同時,我會想像自己是青蛇哩!另外,也要沿著西湖到另一邊的萬松書院遊覽,那裡是梁山伯與祝英台同窗三年的書院,內裡有他們的讀書房哩!定要在那裡聽著你的【梁祝】和【山伯】好好地撚撚mood。不過,你在【山伯】裡提及他們是在崇綺書院讀書的,但翻查資料說他們在萬松書院讀書,把妹子弄糊塗了!原來萬松書院的前身正是崇綺書院,那就是一樣啦!但又有資料顯示他們就讀的是在河南的紅羅山書院,點呀?這麼多間書院哪間才是真的?算吧!還是相信眼前的,不要笑我,或許你會認為《白蛇傳》和《梁祝》只是民間編作故事,何必太認真太天真,但去到那裡的場景,我還是會很單蠢的選擇相信那曾經是真實的。

一個人也有一個人的舒暢,命水來的,就別介意那麼多,數十寒暑數十嚴冬也是這麼的過,算我們怎樣怨怎樣自嘲,冷然一笑,他/她會來嗎?要是身旁沒有幫手蓋被子,大不了吹著肚仔,大不了冷個傷風,大不了看個醫生吃點藥,死唔去,便沒甚麼大不了。當然,偶爾也會想要是有人幫手蓋被子便不用吹著肚仔便不用冷傷風便不用看醫生便不用吃藥還嬴來甜到漏的幸福,但無離啦肺又可以往哪裡找一個他/她?是吧?所以嘛,還是沒甚麼大不了。

與你同在,共勉!

喜歡一個人的 獨行咪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