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別給自己機會為沒幹的事而後悔
Letter Posted by 咪 () on 2-03-2014 2:01 am
凱芹,

我一直視您為前輩好友,好友要分享快樂,也能分擔失落,希望跟您訴說完能幫我釋懷一點吧!

是這樣的,在剛過去的農曆新年前幾天,我的一位戲劇界前輩過身了,收到這個消息當然很不開心!他大約兩年前第二次中風,那次中風正值舞台劇演出,下午場和晚上場之間的休息時候,在化妝間裡中風的,然後便半邊身不能動,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可他的思緒還是非常清晰。跟這位前輩的關係也很攪笑,他在很多人眼中是位怪老人,脾氣古怪,獨來獨往,常會鬧人,可以不說一聲便發脾氣掉頭走,在他眾多後輩當中,恐怕冇乜邊個可以像我般沙膽常跟他鬧交,但我們彼此之間其實又很關心對方,他真的很疼我的。多年來,我真的無數次被他激到紥紥跳,就好像數年前他演《Hamlet》裡已故國皇的鬼魂,他真的演得很好,是全台演得最好的一位演員,謝幕時我打算報以他熱烈的掌聲,但他竟然一行出來便行埋一邊,不給時間觀眾為他鼓掌,懶型囉!他演得這麼好,掌聲是應得的,他憑甚麼抹殺我為他鼓掌喝彩的權利!這個怪老頭真的氣死我!又多年前,他連續兩年拿生日禮物來我公司給我放在我枱面然後口黑面黑型灑地一聲不響地離開,攪笑是那是車用的軚盤套,但那是私家車用,而我架的是電單車哩!又數年前我曾嘗過很不開心很失意的時候,甚至閃過很想放棄生命的想法,他又是這樣型灑地拿了一套"It's a Wonderful Life" VCD來我公司給我然後以超快的速度離開,他就是這麼一個常會把我激到生蝦咁跳但其實超有愛的老人家。

我的一位好友可以說得上是他的徒弟,好友現到了澳門工作,我對好友說,無論如何,也要回來送他老人家最後一程,因為,我就是嘗過未能送別好友的滋味。正如您其中一段廣播裡說到,大概的意思是別讓自己有機會為沒有幹的事而後悔。數年前另一位前輩離開,我正因為家中又遇著白事,白事不可以撞白事,所以未能去送別那位前輩,這份遺憾,這份內疚,至今也未能釋懷,也會繼續伴隨餘生。很多節日慶典每年也有機會,但人生最後一程,每人只會舉辦一次,只有一次機會,隨著煙飛煙滅,不會再重演多一次,若不珍惜最後的機會去送別好友,定會內疚一生,而這份內疚,是永遠也沒有辦法彌補的。就是因為嘗過這滋味,所以我跟自己說,也跟朋友說,不要理會其他人怎樣看,只管自己的感覺,別讓自己有機會因沒幹過的事而內疚一生。

上星期剛出席了這位怪老人前輩的喪禮,我真的料不到自己的反應會比想像中激動,或許是突然有想不明白的地方。

是這樣的,前輩其實是一位很出色的演員,很多人單看他只是平平無奇的一個怪老頭,但不知道這位怪老頭的文學修養其實相當高,他是第一位戲劇人把日本別役實的戲劇帶來香港的,之前幫他搬過一次屋,才發現到原來他珍藏了很多戲劇及文學作品。他年青時演過《The Elephant Man》(象人)和《Whose Life is it Anyway?》(生殺之權),他的演出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而《Whose Life is it Anyway?》中Harrison一角正是他晚年的生活寫照,他就是不能動彈的躺在病床上,甚至不能開口說話,但思路卻十分清晰,能用紙筆像扶乩般寫簡單的字來溝通,他腦裡在想著甚麼,根本沒人會知道,或許,他就是重覆又重覆地想著自己和Harrison的相同處境。

在喪禮上宣讀生平的環節聽到一讓我超震撼和難以接受的訊息,原來前輩在院期間,曾經以絕食的方法慾求尋死,我明白,但真的不能相信,更不能接受。我明白他的處境,他就是跟自己曾演過的《Whose Life is it Anyway?》一樣,到最後,甚麼也可以放棄,但尊嚴是不能放棄。但於我而言,在我最消極意志最低沉的時候,就是他介紹我《It's a Wonderful Life》,他告訴我不要輕言放棄,每個人於世上也有他的價值,他對戲劇的熱情和對生命的熱誠是我一直也很佩服的,但萬料不到,這麼一個熱愛生命還懂鼓勵我的他,竟然會選擇放棄生命,我攪不通,我真的攪不通。我應該怎樣去調節自己的思想與心理?這是近來最大的難題。

這數年間我感受到很重要的訊息,我們每個人的思想、決定和行動絕對為其他人帶來很大的影響,可這所謂自己的思想、決定和行動又是否一份對自己或對他人來說做人應有的責任?那我們究竟是為自己而活還是為他人而活?

或許,這類充滿哲學性的課題,以我這低能的智商,永世也不會明暸。

話說回來,我們很容易為自己幹過的事而後悔,又如何?反正也算是曾幹過,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但真的,為做過的事而後悔會因時間而慢慢平撫,為沒做過的事而後悔卻是無法平撫,別讓自己因為沒幹過某些可一不可再的事而後悔,那份內疚會比前者來得更深更痛。凱芹,希望您也好好記著我的這番話吧!

縱觀以上的文字,看得出我的思緒亂作一團,是吧?噓!這件事,我這感覺,是從沒向任何人提起過的,謝謝您這棵給人極大安全感的大樹,縱然仍未能說服自己去接受,但把心中的感受以文字打了出來分享,確實舒服了一點。

真的不好意思,下次跟您說點開心事吧。

天氣開始回暖了,祝 安好

迷惘咪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