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原創分享:《千風送暖》
Letter Posted by 咪 () on 14-08-2012 5:09 am
凱芹,

嘿!又到了原創分享的時間啦!今天是我最敬愛的光緒皇帝一百四十一歲壽辰,一如以往,又動動我的猴子腦去創作故事了。還記得去年的這個時候在此跟您分享的《死生永訣》嗎?其實一大堆往後的故事在腦裡不段的浮現,只是人太懶了,所以提不起勁去寫出來。

但近日看到您寫給我們的信,確實是一支很有力的強心針!得悉您在默默的為您鍾愛的事而這麼刻苦勤奮,於我來說絕對是很好的榜樣,您的身教激勵了我,我還真的沒有躲懶的藉口,跟自己說要效法您的堅毅不屈,努力完成未完的事,圓那未圓的夢。

首要做的事是要的起心肝完成今年這篇壽辰紀念文,可能您會發現內裡有些點滴是似曾相識的,對啊!天下文章一大抄,以我這詞穿掘筆,您定會發現到的哩!

接著要幹的事,嘿!大工程了!決定了今星期五至下星期一,北上深圳租間酒店房,閉關剪片!始終在香港太容易讓人分心了,又不能在公司廿四小時兼連續幾天剪自己私幫的片,之前試過在香港跟前輩翻譯劇本,進度不如理想,後來還是回深圳租酒店房閉關工作,才能在一天內譯好整個劇本下半場,確實是很湊效的方法。這次我會帶自己那部將近油盡燈枯的notebook上去,簡單的前剪片還可應付到,但說到要render,這部腦慢得則可能要花上整輩子的時間,所以還是剪好了後回來公司在公司的勁腦裡render,這樣便更可事倍功倍。

我現在不再懶惰,而是充滿力量了!這一切一切,全是您的身教之正面影響,感謝您!

凱芹,我們一起努力啊!

小咪子 敬上

-----------------------------------------------------------------------

愛新覺羅載湉十百四十一歲大壽紀念文

作者:小咪子

《千風送暖》

【前言】

已習慣了每年給我最敬愛的光緒爺寫兩篇紀念文,分別於他的壽誕及忌日,兩種紀念文因應這兩個不同的日子有著不同的故事,所以驟眼看來似是兩截的故事,前者為光緒爺年青的時候,後者則為光緒爺臨終之時作背景,但其實也是同出一轍,也是由一創作角色──小咪子,穿越回去光緒爺身邊穿插連接著,望能在創作裡一償這現實世界中永不能實現的夢想,跟光緒爺同甘共苦,誓死效忠。

上回的《死生永訣》說到1900年光緒爺壽誕臨時出走西安及珍妃被害的情景,今年這篇則由到達至西安回程繼續下去。

【楔子】

1900年8月15日,暮色蒼蒼。
北京城已被八國聯軍攻陷,這邊戰火連連,龍座上坐著的竟是紅鬚綠眼的洋鬼子,那邊坐在馬車裡逃難著的正是失掉靈魂的一國之君──光緒。
馬車外伴行著的除了那幾個馬伕外,就只有那小太監──小咪子。
小咪子給光緒遞上那隻紅雞蛋:「萬歲爺保重呀!萬歲爺餓了,生辰快……吃吧。」
光緒接過小咪子的紅雞蛋,淚如泉湧,百般滋味在心頭。

【天隔一方】

1900年10月26日,大隊日夜趕路,已進入西安城,慈禧決定於北院安定下來。
這兩個多月來,光緒仍然是行屍走肉般,他未曾跟任何人說過一句話,他甚至倔強到不開口跟慈禧請安,只納目在旁呆站著,他腦裡想著甚麼,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北院,光緒的寢室。
光緒穿著的是破舊不堪的便裝,有衣無褂,腰間無帶,活像街頭乞討的小伙子一樣。
跟光緒形影不離的,仍然是那“忠心”的小咪子。
小咪子明白光緒痛失摯愛的心情,除了照料光緒三餐一宿外,其他的事也不敢打擾。
可早兩天是珍紀的百天祭,大隊們一直忙著趕路,加上這件事是慈禧一手策劃,沒人敢開口提出祭珍妃的事。

小咪子連日貼身侍奉光緒,當天目睹光緒不顧一切要投井救珍妃,而自己則奮勇救回光緒,對於光緒對珍妃的思念之情,小咪子無不動容。這晚,他徑自準備了一壼水酒,幾夥雞蛋,還有一些青菜和肉片,放在光緒寢室的案頭之上。
小咪子:「萬歲爺,請恕奴才抖膽,早兩天是珍主子的百天祭,咱們如今才算安定下來,可這裡糧草短缺,奴才只能為珍主子預備了好些水酒雞蛋,望珍主子好上路。」
月下窗前,光緒看到這些祭品,再次憶起跟珍妃相處的情景,一幕一幕的在他腦海中重現,兩行眼淚在腮邊默然掉下。
「萬歲爺,相信珍主子已成佛升天,萬歲爺千萬要保重龍體,莫為此事太難過,這樣珍主子才能釋懷,在天上定會保佑萬歲爺的。」
光緒聽到“成佛升天”這四字,想到珍妃的屍體現還在井中,未能入土為安,更是悲傷。
「萬歲爺,現在咱們離京多時,李鴻章大人和醇親王等已在跟八國聯軍談判議和條件,萬歲爺要好好的調養身子,待大局安定咱們回京後,萬歲爺還要重整旗鼓的啊!珍主子亦不希望見到萬歲爺為了她而自暴自棄……奴才見到萬歲爺日漸消瘦,奴才……奴才的心很痛。」
小咪子此話不假,一路上大隊沒多餘的吃,途經各地方也大旱頻生,最好的就只有饅頭清水,全都奉給慈禧等人,下人們只能吃著殘餘的物資,甚至啃樹皮,喝溪水。光緒一日也吃不到一個饅頭,加上本身體質欠佳,經過這樣的折騰,身體一再捱壞。小咪子雖是慈禧的人,但對光緒由憐生惜,其情也真。

見到光緒對自己的話好像沒絲亳反應,小咪子不知如何是好才能讓光緒釋懷,他只好在案頭對月跪拜,喃喃說著:「天公作証,明月照我心,珍主子,奴才對不起你,奴才沒有做好奴才本份,沒有好好照料萬歲爺,望珍主子大顯神威,教奴才應該怎麼辦才能讓萬歲爺重新振作。」
小咪子見到案頭的那碟雞蛋,靈機一觸,在光緒未有察覺下偷偷剝開兩夥,並在其中一夥上咬了一口,又喝盡杯中的酒,然後放回原位。
「萬歲爺看哪,珍主子回來了!萬歲爺看哪,珍主子剛吃了雞蛋,又喝了酒啦!珍主子真的回來了!」
光緒對珍妃的思念讓理智也被蒙塞了,聽到珍妃回來,失去常性地在房內亂跑亂跳,大叫大嚷:「珍兒,是你嗎?出來跟朕見面吧!朕很想你,朕真的很想你!珍兒,對不起,你是在責怪朕沒有救你,沒有好好保護你嗎?朕枉為人君,枉為人夫!你可知道,朕失去了你,朕真的痛不欲生,朕寧可跟你一起共赴黃泉。存者且偷生,珍兒已長矣,朕好生痛苦啊!」
光緒傷心得跌倒地上,久久不欲起來。

【長繫君心】

小咪子明白,光緒需要的是好好的發洩一場,這兩個多月來,終於給小咪子打開他的嘴巴了,這是光緒第一句說的話,雖說了這大話是欺君之罪,但這確是妙計,小咪子決定乘勝追擊。
「萬歲爺,珍主子真的回來了,她不出來與萬歲爺相見,並非因為她責怪萬歲爺,只是……」
「只是甚麼?」
光緒終於開口跟小咪子說話了,小咪子只好繼續糊說下去。
「只是……珍主子確實不忍見到萬歲爺如此模樣。」
「狗奴才,你說朕是甚麼模樣?」
「萬歲爺息怒,奴才小時候在鄉間聽過一個傳說,說人死後回魂到了陽間,如果見到陽間的親人仍然為過世的人傷悲,而且一蹶不振,意志消沉,那鬼魂的罪孽便加重了,是不能現身跟在世的人相見的。」
「真的嗎?那……朕現在的模樣很難看嗎?珍兒,朕要怎樣做你才能出來跟朕見面啊?」
小咪子見此計可行,故事則再作下去。
「先人於過世後只能回陽間一次,見到在世的人安好,便會化作清風,飛往天上守護和祝福在世的人。雖已不在塵世,但她的心仍與在世的人一起的。可現在珍主子終能排除萬難,回到陽間,但見到萬歲爺的龍顏憔悴,龍口不開,龍胃不佳,龍身不休,龍魄已不復當天之勇,珍主子定必自責,不讓萬歲爺見到,而且不能乘風升天,守護萬歲爺的哩!」

光緒聽到小咪子說甚麼龍顏龍口龍胃龍身龍魄,回過神來,恍然大悟,明白這一切全是這頑皮但機靈的小咪子堆砌出來,望他能振作的藉口。
「大膽奴才!鬼話連篇,你知否如此作弄朕是何等不該?你知否欺君是死罪?」
小咪子的大話被識破,嚇破了膽,立刻跪在光緒的跟前認錯。
「萬歲爺龍腦尤勝諸葛,奴才大逆不道,奴才說鬼話,全為萬歲爺的龍體著想, 可奴才說的不全是假話,若萬歲爺繼續自棄下去,珍主子定不能安息的,奴才命賤死不足惜,但奴才句句情真,望萬歲爺明暸奴才苦心,望萬歲爺恕罪。」

想到當天小咪子一手從井口抱了自己下來,總算救過自己一命,而他的這番話,確實不無半點道理,這連小太監也明白的道理,作為一國之君,光緒又怎能不理解?他壓抑了心中之憤,化為詳和,扶起小咪子,把小咪子一手擁在懷中。
小咪子被光緒此舉更嚇得六神無主:「奴才不敢,奴才罪過呀,萬歲爺,奴才很大的罪呀!」
光緒把小咪子擁得更緊。
「奴才……奴才要死了……萬歲爺要賜死奴才了……奴才……奴才來生再報萬歲爺的恩德啊!」
光緒這才鬆開雙手,小咪子倒在地上,氣呼呼的說著。
「萬歲爺不是要擁死奴才嗎?能死在萬歲爺的懷裡,是奴才的福份。」
見到這小太監在這時候還懂說笑,光緒不知是氣還是笑才對。
「你這狗奴才,朕……你是朕的救命恩人,你是朕的奮勇明燈,朕答應你,為了珍兒,朕今後會重新做人,朕不要讓珍兒含恨,朕不要讓天下含辱,朕更不要讓你含屈。」
小咪子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萬歲爺此話當真?」
「君無戲言!」
「那奴才死得暝目了。」

小咪子在光緒身邊,一直也是慈禧的線眼,萬料不到光緒對自己是這樣推心至腹,萬分歉疚,但此情此景,又不能拆穿自己的身份,始終他還是一個十來歲的小伙子,對於這難解難拆之事,一時感觸,喂咧哇啦地哭了起來。
「好了,朕說過今後疼愛你了,還哭甚麼?」
小咪子哭得更是厲害。
光緒被弄得不知如何是好,突然大聲喝叱。「小咪子接旨。」
「奴才在。」
「朕命令你不准再哭!今後要跟朕吋步不離,好好的照料朕,你知道嗎?」
「奴才遵命。」
「知道還不快拿吃的來?朕不要你吃過的那一夥啊!」
小咪子立刻乖巧的再為光緒剝了兩夥雞蛋,倒了一杯酒,遞給光緒。
「好了,朕就賜你跟朕一同進食吧!」
小咪子從光緒的手上接過雞蛋,噗通的撲到光緒的身上擁著光緒,哭成淚人。
「好了,你要擁死朕了!」
二人相對而笑,主仆倆情深更濃。

【辛丑條約】

1901年9月7日,辛丑條約正式簽訂。
此條約是有史以來讓國家最蒙羞最不平等的條約,共十二款,附件共十九條。當中包括中國派醇親王載灃赴德國向德皇就德國大使被殺一事道歉,中國共付各國戰爭賠償四億五千萬兩銀,分三十九年付清,每年利息為四厘,由中國的關稅和鹽稅來償付。
同年10月6 日,八國聯軍轍離北京城後,慈禧大隊亦起程回京。
1902年1月7日,大隊終浩浩蕩蕩的回到紫禁城,排場之大就像戰勝一役凱旋而歸般光彩,輝煌背後卻藏不了皇朝的恥辱,更阻擋不了大國之殁落。

【後記】

根據史料記載,此次辛丑西行,慈禧雖說要以慳儉為本,但實情仍大費餉銀,更以光緒名目命令各地上繳之餉銀直送大隊所去之處,但在此篇創作裡,全以光緒和小咪子主仆情為題,以光緒對珍妃思念之釋懷為副,特呈獻給光緒爺大壽之賀禮,故此省得大費周章探究慈禧揮霍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