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背包旅行
Letter Posted by 咪 () on 30-07-2012 3:56 am
凱芹,

早前在這裡跟您分享過想去工作假期的事,之前找到的資料是35歲前還可以去加拿大,心想要努力儲錢,然後去外國的農場打工,體驗生活,但最近再翻查資料,才發現原來加拿大跟其他國家一樣,也是30歲前,噢!夢想幻滅了!看來我甚麼地方也不用去啦!若要到外國長住,移民是不可能的,要找一家公司幫我申請working visa,更是難上加難,人家怎會相信我的工作能力而遠道聘請我還要幹一大番申請手續哩?剛在網上看到一家多倫多的media公司請文職,正中我的行業,懂廣東話和普通話更好,看來很適合我,不過仍是那句,人家何苦要為我攪這麼多功夫,唉!

就是如此,我決定了,今後要努力工作,努力籌錢,努力儲假期,幸好我的工作時間很自由,儲到假期便要揹著背包去旅行。暫時是背包短線旅行,但我還是希望能作背包長線旅行,攀山涉水也可以,只要在路上不遇上大狗便行。我不是太熱衷於旅行,只是享受獨自一人上路的感覺。

所以,上兩星期和剛過去的這個星期,背包到了廣州和大澳旅行,哈!

到廣州旅行已作好詳細的行程,主要是參觀廣州歷史文化景點,漫遊廣州街道,感受民生。很想跟您分享見到感受到的事,有些激動的感覺在翻騰著。到了廣州起義烈士陵園和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已不是第一次去遊覽,但那股激動仍在盤旋著。在廣州起義烈士陵園內的博物館見到兩件展品,讓人熱血沸騰,分別是林覺民先生的《與妻訣別書》真迹和張雲峰先生的《絕筆書》。


林覺民先生的《與妻訣別書》早已聞名於世,他本是一位文人,在1911年參加武裝起義領先襲擊總督衙門,受傷被捕,他在參加起義之前,給新婚妻子陳意映留下這封著名的《與妻訣別書》,其情真摯凜然,讓人敬佩。遺體後在潘達微先生協助下安葬在廣州黃花崗,其實大部份參加1911這次起義的烈士也是文人學子,他們也能鼓起勇氣拿起武器,厲害至極!


張雲峰先生是於1927年“四•一五”廣州大屠殺事件中被捕,他在獄中堅貞不屈,寫有”神州大地盡妖氣,只賴工農驅陰霾”這詩句,並於臨刑前二小時寫了這封《絕筆書》給母親和新婚的妻子,內裡這句”我是笑的死,不是哭的死”,超級豪邁,型到爆!


到了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這裡魂縈了七十二位以上的烈士的忠烈豪情,他們的大仁大義,讓人欽佩!所以站在這裡,怎教人不激動?!

第二天坐船到了黃埔軍校舊址,是一個很值得去參觀的地方,不是因為孫文,只是因為被”軍校”這二字的氣勢吸引了,這個黃埔軍校與美國的西點軍校、英國的桑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及俄羅斯的伏龍芝軍事學院並稱”四大軍校”。這個軍校是當年孫文在共產黨和蘇聯的協助下創辦,蔣介石為第一任校長,不過可惜的是因為經過唯美的修復,已感受不到訓練士兵行軍打仗那股生死存亡命懸一線的嚴肅和緊張氣氛。

還有到了沙面、陳家祠、西關和荔灣湖等地,主要感受當地氣息,欣賞獨特的建築群。沙面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那裡從前是各國領事館辦事處,是華人與狗不得進入的地方(可惡!),所以內裡的建築有著不同國家的風貌,坐在沙面大街欣賞建築喝著咖啡,絕對是一級享受!陳家祠是陳姓族的合族祠,也是陳氏書院,為參與捐資的陳氏宗族子弟赴廣州城備考科舉、候任等的臨時居所,那裡環境優美,建築雕工幼細,極具參觀價值。還有西關和荔灣區,仍保留了一些西關大屋建築群,這些也是具有保留價值的產物,當地政府可記一功。





至於早幾天到了大澳一行,又是另一番風味。很喜歡那裡的純撲氣息,還有那天然的東方威尼斯水鄉之情,醉心怡人,希望這地方不致被繁盛的旅遊業薰染得庸俗了吧。




下一站,我希望能再回鄉一趟,上年是跟爸媽一同去,回到祖屋,爬山祭祖,行程十分趕急(我的尋根之旅~中國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雙水鎮上凌村田唇里新屋巷),這次則希望能自己一個回去,當然要回祖屋,雖然上次回去拍照拍到家仙是讓人怕怕,但家仙是不會害我的,反倒應會保佑我才對。很想獨自遊走鄉間的路,感受鄉間風土氣息,幻想爺爺從鄉間至去香港的傳奇一生。上次是租車回去,而下次獨自回去,要在新會城坐巴士到雙水鎮入村,應該要坐個多小時車程了,放心!我已老早在網上搜尋了所有的交通資料啦。而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最主要的行程,是想專程回鄉去星光公園欣距離欣賞凱芹早前打下的手印,希望能跟凱芹的手印手對手來個合照,哈!一直也未敢回去是因為不知手印弄好了沒有,怕會白行一趟哦!不過看到網上的照片,星光公園內已有了凱芹的照片,手印也應該準備好了吧?遲些日子有假期便要回去逛逛啦!


昨天我打工的其中一間公司為著明年將要上演的翻譯音樂劇進行遴選,天呀,我竟然由早上八時一直工作到晚上十一時,主要是接待應徵者,有舞蹈老師會即場教他們跟著音樂跳出數段舞步,還有他們要唱出音樂劇的其中一首英文歌。我負責的是控制舞蹈的音樂播放,還有應徵者的伴唱音樂播放,最讓我驚喜的是,音樂總監見到我拿著他的那本琴譜來看知我學過琴,臨時要我幫他彈琴,是彈簡單的scales給應微者試音,臨危受命,跟久違了十四年的scales再遇,就這樣彈了三場的遴選,真的抹一把汗,原來當年學的東西還沒有全癈武功,還算是有用武之地,也夠安慰了。這次的遴選讓我想到,不懂跳舞的我真的勁蝕,就是三步也跟不上,根本沒資格演音樂劇啦,還是乖乖坐在大後方彈scales算吧!

一會兒還要上班,要遊走於幾間公司,睡啦!

甩繩馬騮咪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