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神奇的Chris俠叔叔
Letter Posted by 咪 (monkey80118@hotmail.com) on 29-05-2012 4:39 am
凱芹,

請恕我在這麼短時間內又再大長氣的以文字折磨您了,今天發生了一些事,雖然現在已很累,但我知若我不在此跟您訴說,今晚睡覺定會目不能瞑的哩!

整件本是很開心很值得高興的事來的,也是我人生這個階段的一個新挑戰,就從開心事開始說起吧。

話說大約兩星期前,一位認識十一年多的前輩致電給我,問我有沒有興趣在他們的劇團當part-time文職,其實我是不喜歡文職工作的,而且曾讀秘書的事也是十多年前的事,甚麼也丟下來了,怕會跟不上不能勝任。但前輩對我很有信心,他們幾位對我也有著知遇之恩,恰巧我又真的需要多一份穩定的收入,而我相信在劇團當文職工作可以學到怎樣去監製一個戲,加上有大佬們看顧著我,再再加上如果在那裡上班,可以跟我多年前捐了給那劇團的那座鋼琴重逢,所以我最後還是答應了前輩的邀請。

今早巡例去所謂見工,見完後下星期便開始上班,我選擇只返早上,讓下午和晚上和通宵可以有時間留給自己到別的公司們工作,也希望能迫著自己要早點起床,不致睡到日上三杆白白花費時間在發夢。

見完工後,獨個兒上了深圳,一來有事要辦,二來也要給自己散散心。因為其實自己心情也很忐忑,也要花時間好好調節自己的思緒,我是一隻野性難馴的猴子,總是屁股坐不定,怕習慣了多年甩繩馬騮的生活,便沒有自制能力未能每早準時上班,怕受不了文職工作,又怕會重蹈以前在配音公司的覆徹,越做越討厭這行頭。以前在配音公司文職工作那階段,日間要在辦公室裡工作只見到別人在配音而自己不能配,只能在晚上拖著疲累的身軀來配音,自不然開始討厭不想入廠配音,當時逃避的方法只有在晚上不斷報課堂學習,最後還是選擇離開,以免到頭來變得討厭這自己本來最喜歡的範疇才離開,幸好走得早,讓我現在對聲演仍鍾愛無比;但此刻又會再害怕當劇場的文職工作,會讓自己討厭了這餘下唯一最愛的範疇,太多紊亂的思緒要好好整理了。所以希望在大佬前輩們的緊箍咒下可以馴服到我這隻劣猴啦!

然後,一整天也是哼著您在【畫意】裡的新歌《知命》,腦裡不斷在迴旋著,”有些事,我們明知道是錯,也要去堅持,因為不甘心;有些夢,我們明知捨不得,始終要醒來,因為不值得。”

我知命,信命,但不認命;不認命,但知命,信命。
所以我之前也說,我知而不化。

我知我信我的命運是由上天編排好,但我不認命,我不認為就是要這樣死板板地過活;我不認上天要我走那呆笨笨的路,我是適合到外地奔馳的生活,但我知我信目前還未能做到。還是要一步一步的建立、堆砌和累積,才能達到所想。

本想只是跟您分享這些感覺,希望在這個範疇學到的知識,日後能在自己的劇團或誰個誰個的製作裡助上一把。

怎料今天晚上突然發生了一些事,讓我那本是凌亂的思緒,變得……我也不知怎形容,總之是Oh My God!

對於即將返新工的事,對於這已成的定局但未發生的事,我知我需要發洩空間,我會選擇自己的渠道、對像和使用有所保留的用語,我選擇了跟我最要好的朋友分享,也預計在此跟您分享,您們也完全跟劇場的他們毫不相關,對我來說很有安全感。因為在未成事前,我真的不想在圈內太過張揚,免得最後發現雙方也不協調時攘出負面的聲音。

還有務必要跟我其中一間公司的老闆兼半個師傅分享。跟老闆兼半個師傅分享,在公在私也有一定理由。在公,我要讓他知道我日後工作時間的重新安排;在私,這些年來他一直也很關心我,在乎我的想法和事業發展。

晚上從大陸回到香港,回到公司,跟老闆兼半個師傅交待了幾句,他恭喜我很支持我。但隨即有些其他業餘劇圈的人到來我們公司借用地方開會,見到我劈頭第一句便問我:『你不是在XXXX咩?』(XXXX是那個劇團名),我即時呆了,待那個人去了洗手間,我便問我老闆兼半個師傅,是誰告訴那些人的?他說是另一個我們公司的同事兼劇圈前輩,原來今天下午我致電回公司跟他報告時,那個同事兼前輩在聽到,便知道了一切,不特止,而且還幫我把這件事宣揚開去。天呀!我今天只是去見工,而不是去上工,加上,我真的很介意我不想張揚的事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在其他人口中說出去,我怕到頭來會傳回那個劇團的前輩大佬們耳中,誤以為我還未入職便很大支嘢地唱自己是那個團的人。

我一直以為,這件事只有我自己和那個劇團能有資格選擇何時、怎樣去跟圈中哪些朋友分享和交待,但原來這世界不是你說低調便能低調,熱心人多得很,消息傳得快得太恐佈。

我跟老闆兼半個師傅很直接地表明了,我很介意,他立即很認真的跟我道歉,我接受。但我很難堪地跟那個同事兼前輩表明我介意,怎料對方竟說已幫我傳開去,說其他人遲早也要知,怕甚麼傳給人知,只欠在未幫我在臉書公開宣傳等這些話語。我不想過早張揚定有我的原因、顧慮和難言之隱。明明是做錯了,不尊重我沒有理我感受,道歉也沒有一句,還可以理直氣壯倒過來說我不應該不公開。可人家是前輩,嘴巴長在別人身上,我又能說些甚麼?那刻,我真的感到很難受。

本來是《知命》,但隨著這理直氣壯當面承認的善舉行動,在我腦內再次響起《真色》這首歌。《真色》裡的大道理大智慧可以幫我掩蓋心中的火焰嗎?可以幫我消除喉中嚥不下的那股氣嗎?

剛冒著雨粉駕車回家,邊駕車還邊放聲唱著您的《真色》,當然,吃了很多風和喝了很多雨,身也濕透了,但絕對可以幫我發洩。我真的很想告訴那些人,我不出聲,不代表我認同,有時候得些好意別過份。再唱到《知命》,“如果淚水可以吞下來”,正中要害,很激動,但我實在流不出,也嚥不下一口氣。

在微博分享了一點負能量心情的感受,回到家發現很開心的一件事。一位相識不久不算深交只見過兩三次面沉默寡言的前輩大哥哥很貼心地給我在苦中送點甜(他是我娛樂圈界別的幕後前輩,在你25週年演唱會他也有幫手當大會攝影替你拍硬照的),他給我傳來了這樣一幅圖,這是他特意為逗我開心而造的一幅圖。



還說:『叔叔給妳能量!go go go,神奇Chris俠更能幫倒妳。』

Chris俠叔叔太神奇了,看到這圖,我立即噴笑啦!
Chris俠叔叔也夠鬼馬,哄得小咪超開心噢!太感謝了!

好了,我發洩完了,明天下午還要外出拍攝,然後便隨即跟老闆兼半個師傅北上深圳,要隔絕香港的引誘,閉關譯劇本,不知要閉多少天啦!不過我很喜歡這工作耶!哈!可能到時我會忍不住口把剛才跟您說的那些感受跟他說呀,當然,我不會說全套,我會對事件裡的人物有所保留的,以免傷害大家之間的關係。

凱芹,您知嗎?您是很重要的,如果沒有你……這裡是很重要的,如果沒有這裡……這裡讓我們可以跟您分享,也可以讓我“老屈”你要看我的分享。

感恩!

好大啖不知甚麼氣卡在喉嚨嚥不下的 氣喘咪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