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淆底
Letter Posted by 咪 () on 20-03-2012 6:07 am
凱芹,

Hello,簽名會當天送您的禮物喜歡嗎?希望適合您用吧。其實當天您讓我有點驚訝,因為當我還未行到您的桌旁時,看您的咀型已經”喂”定我(職業病慣了看咀,我懂讀唇的,嘿嘿!),攪乜?我不是來排隊攞簽名的粉絲嗎?怎麼樣您對我的開場白會這樣親切的?(不過我喜歡!)然後料不到您劈頭第一句便講及關於我(們)興趣的事,就這樣開了話題,弄到我有點不知所措,又點呀?我只是一個常被看不見的死妹釘,又何德何能得到您的注視?不過,也是那句,您搵我易過我搵你,若您有Idea或要吹Idea,我等你!您知嗎?俄國戲劇大師史坦尼斯拉夫斯機當年也是在酒吧跟朋友吹水,吹吹吓便吹了間戲劇學校出來,所以跟朋友吹水Brain Storm是多麼的重要哦!哈哈!

剛跟朋友打羽毛波,完場後在場館竟然遇到阿Sir(永業,我跟好朋友的叫法稱呼他作阿Sir,的確,他教過我幫過我不少,既然您是阿Sir的師兄,我豈不要稱呼您作師伯?哈!),原來我們同一時間在同一場館打波,阿Sir跟您一樣給我驚嚇,他劈頭第一句問我就是:『有冇見阿Chris呀?』,甚麼?阿Sir竟然會問我有冇見您?看來阿Sir真的很掛念您哩!我答他有,他說在臉書看到我跟您的合照,那是2010年9月6日在TVB開工時跟您拍的那張”頑皮”合照,我聽阿Sir的語氣,他顯然不知道我是粉絲身份與心態,否則他不會這樣問的哩!他應該以為我跟您是朋友或有工作聯繫吧!因為他問我在哪裡見您,我還以為他問那張照片在哪裡拍,所以答他在公司嘛,然後他問在博愛Show嗎?我立刻”淆底”了耶!因為博愛Show那天在公司裡跟您緣慳一面嘛,唯有在簽名會時見到,但又不好意思讓阿Sir知道我用粉絲身份要簽名,哎喲,醜死咪了!!!

看來,我在現實世界裡還是要靜悄悄的變回個透明人好一點吧,不過,我會在背後繼續默默的支持您,在網上虛擬的世界面對著真實的您真實地做回自己,我真是一個白痴!哈!

簽名會當天您替我簽完名後,我便立即飛走了,沒錯,是飛,飛著我那甩皮甩骨的小綿羊回到中上西環遊走昔日革命英雄踏過的足跡,感受百多年前那腥風血雨的味道,這裡陪伴我成長,於我有著濃厚的情意結,以下跟您分享一點照片吧。

祝 一切順利 早日攪戲

淆底咪 上


↓鴨巴甸街/結志街交界,結志街52號,楊衢雲被暗殺的前寓所

↓舊貌


↓百子里,通往輔仁文社的窄巷,晚上來這裡,感受到百多年前革命先賢奔走的急促氣息


↓活化中的中環百子里輔仁文社公園,輔仁文社序


↓百子里公園,萬歲爺也在欣賞謝贊泰設計的飛船


↓百子里公園,剪辮不易服


↓堅道,我以前讀了兩年秘書的學校,估我唔到呢?


↓堅道明愛,我小時候唱合唱團和長大後讀戲劇的學校,最愉快的時光


↓荷李活道/卑利街舊式涼茶店,以前讀戲劇時常跟同學來這裡吹水吹戲劇吹理想,很喜歡這裡的風味,今天萬歲爺也來了,還吃盅龜苓膏補補身哩。


↓皇后大道西雀仔橋國家醫院,晚上經過這裡,人車罕見,更想起一百一十年前那腥風血雨的一夜,楊大哥遇刺,送來這裡急救,也在這裡失救……


↓舊貌


↓東邊街美沙酮診所,前身是專門收容華籍精神病人的域多利精神病院,被列入香港二級歷史建築


↓今天荷李活道七十五號,雅麗氏利濟醫院舊址,孫文在這裡讀醫的

↓舊貌


↓今天中環堅尼地道聖若瑟書院,楊衢雲曾任教於此

↓舊貌


↓大口環東華義莊,從前幫助海外及在港華人運送遺體回鄉,葬回祖地,及代處理無人領取的遺體,此乃遺體暫放之處

↓舊貌


↓杏花樓於1846開業,地址在上環水坑口(Possession Street)附近,乃香港有名之大酒樓,興中會員常假其間進行秘密會議。乙未【1895】年七月初八日,孫中山、楊衢雲、何啟、及德臣西報記者黎德(Thomas H. Reid)即在此草擬廣州進攻方略及英文對外宣言。

↓楊衢雲寫給謝贊泰相約到杏花樓議事的便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