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原創分享:《砒雪風霜》
Letter Posted by 咪 (monkey80118@hotmail.com) on 4-12-2011 3:55 am
凱芹,

又是原創分享時間了!其實這篇原創本應在上月十四日,光緒皇帝駕崩一百零三周年紀念日寫成的,我十三日才開始動工,然後發覺真的很難寫,唉!也是自己衰吧!如果你還記得上次跟你分享的《夕陽之歌》(原創分享:《夕陽之歌》及《生死永訣》),或許會記得內裡最終我用了一個創作的角色”小咪子”把光緒救了,不致讓他死去。但這幾年,想來想去,原創也不能把史實更改太多甚或扭轉,所以還是要藉今年這篇創作去修飾光緒爺的命運吧。

也是因為這是很大的難度和挑戰,曾中途把文章丟下來,只管腦裡組織,沒有動手實行。直至昨天,有位電視台的同事(演員)要為即將開拍的劇集內裡的一個角色做功課,他知我喜歡這些歷史故事,所以致電問我有關醇親王奕譞的生平。奕譞是光緒爺的親爹,所以對於七爺的事,我也略知一二,但只是很皮毛的資料。昨晚通宵翻查家裡僅餘的書,也於網上搜尋了有關七爺的事件,詩作等,給同事整理好一份簡單的資料,希望能從側看七爺的事,再由演員自己感受和加以創作,塑造出他的七爺。這資料搜集的過程真的很好玩,更讓我對七爺和光緒爺的認識加深。完成資料搜集後,想想,今年的事今年幹,再不能把今年光緒爺的紀念文一拖再拖的了,所以今晚又再動工,這篇《砒雪風霜》,足足花了半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

請賜教。

小咪子 敬上

-------------------------------------------------------------


《砒雪風霜》

【前言】

今天是光緒爺逝世一百零三周年,因為上月才第一次親身到過崇陵朝拜光緒爺,所以今天這日子仍感覺尤深。

自八月光緒爺壽辰繼續創作《死生永訣》,腦裡不斷浮現出往後的創作靈感,還有很多關於光緒爺日常生活為題材和關於崇陵的文章想寫出來,雖然時間無多,但創作還是需要時間。

這次的悼念文想在第一篇《夕陽之歌》的結局延續下去,當年創作《夕陽之歌》時,沒想到會染上寫作之癮,故讓小咪子這個角色去扭轉光緒爺的命運,但史實終歸是史實,創作之餘亦不能把史實重要的事件改得太多,所以今次創作這篇《砒雪風霜》的難度亦大增,要設法怎樣把之前的命運扭轉拉回史實,更希望能讓光緒爺無憾地含笑離去,或許這才是最美麗的創作。

【楔子】

光緒三十四年,一九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
瀛台涵元殿。
「萬歲爺殯天啦!快通知老佛爺!萬歲爺殯天啦!快通知老佛爺!萬歲爺殯天啦!」門外傳來的是小咪子的呼喊。
夕陽從廂房門斜照進來,令這場面變得充滿希望,但卻愁絮萬千。

中南海,儀鑾殿。
總管大太監李蓮英拜別了慈禧,便走出殿外想到瀛台親自侍奉光緒,好讓他能安詳地萬歲千秋。他離開了中南海,在往瀛台的道上與那餘下半條命兒的小咪子相遇了。
小咪子見到李公公,行過了禮。李蓮英在此處見到小咪子,很是詑異:「你這狗奴才,你不是應該在瀛台照料萬歲爺麼?怎地會跑了出來?」
「奴才知罪,回李公公,萬歲爺……」
畢竟小咪子還是慈禧和李蓮英派去光緒身邊的卧底,這時候,李蓮英要小咪子的配合才可以達成大計,於是他告訴小咪子關於慈禧病危的消息,並拉著小咪子趕回瀛台送光緒一程。

二人回到了瀛台涵元殿,見到在病榻上的光緒,李蓮英遠觀還以為光緒已經升天,走近察看,不料原來光緒還陷在迷矇當中喃喃說著:「小咪子……你這狗奴才……小咪子……你這猴子……珍兒……七皇爺……醇皇福晉……翁師傅……連材……」

李蓮英見狀,心知若光緒還未歸天,而慈禧比光緒先走一步,自己必然是光緒首位要報復的對象。他絕對不能被時間擺佈著,定要親手掌握自己的命運。他從腰帶中取出一荷花繡包,在桌上端了一杯西洋茶,把繡包內白色的粉末跟茶混在一起,調成稀巴爛的糊狀物體,然後跑到光緒跟前扶起他,餵他喝著那杯茶,邊灌邊說:「萬歲爺,奴材受老佛爺之命,特意到來照料萬歲爺。願萬歲爺喝過平安茶,所有疼痛迅速消除,不用再受病魔煎熬。」

李蓮英灌過茶後,知道光緒這次必死無疑,到底他心裡還是掛念著慈禧。
「小咪子,萬歲爺剛服過最後一次,你要當心照料,俺要回去老佛爺身邊,我們等著你回報萬歲爺的好消息啊!」
說罷,李蓮英便轉身趕緊回到儀鑾殿裡去。

【回光反照】

小咪子看著床上奄奄一息的光緒,想起剛才無能力插手相救,感到萬分歉疚和羞愧,他伏在光緒身上哭起來。
「萬歲爺,奴才罪該萬死,奴才護駕不力,讓萬歲爺白白送了龍命,奴才一手毁了大清江山,奴才禍害了天下百姓……」
床上的光緒動也不動,就這樣躺著的被小咪子的眼淚連涕弄濕了身上的龍袍,這刻,伏於光緒身上的小咪子再感受不到光緒的脈膊跳動與呼吸。
「……奴才剛才咀咒了萬歲爺,萬歲爺理應壽興天齊,但給奴才咒死了,萬歲爺放心,奴才不會讓萬歲爺孤獨上路的,奴才來追隨萬歲爺啦!」
小咪子激動地把腦袋撞向床邊的柱上,小咪子的前額還未來得觸到柱子,一瞬間,已有一隻手擋在前頭,小咪子循著這隻手再往下一看,那正是光緒的手。原來光緒還沒斷氣,小咪子驚喜萬分,哭得更厲害,再次伏在光緒身上。
「萬歲爺,萬歲爺還沒有……萬歲爺鴻福齊天,萬歲爺的龍手救了奴才一命呀!」
光緒像已回過氣來,哭笑不得:「你又來啦……又糊說甚麼龍命龍手……朕縱是死去也給你笑回生了!」
小咪子顧不得君臣之禮,撲到在光緒的懷中瘋狂地哭起來。光緒也緊緊的把小咪子擁著,主仆倆彷如隔世。「萬歲爺……奴才……死……萬歲爺……不能……奴才……」,小咪子的話,十句有八句是哭得含糊不清,反正就是對光緒的起死回生欣喜的激動。
「乖孩子,朕知你乖,剛才的朕全聽到全知道了,別哭,乖孩子。」
小咪子扶光緒坐起來:「奴才聽萬歲爺的話,奴才不哭。」
「朕告訴你,朕剛才在夢中見到了很多故人,見到七皇爺、醇皇福晉、珍兒,還有母后皇太后、翁師傅和連材,朕在夢中終於可以再跟他們團聚了。朕終完了多年來的夢想,跪在阿瑪跟前,給他老人家行過兒臣之禮,朕又倚在額娘肩膀,感受母子之親,朕還牽著珍兒的手,跟她互訴相思之情。珍兒跟朕說,她一直替朕好好照料阿瑪和額娘,跟平民百姓的家沒兩樣,一家樂也融融。朕說很想跟他們在一起享天倫之樂,父慈子孝,母賢媳善。可卻在這時,他們推朕回來,阿瑪說朕要回來當個好皇帝,要挺起胸膛,把大清挽救;額娘要朕仁德兼備,要把百姓當作自己的子侄好好照料,珍兒要朕勇敢一點,不要再怕任何阻撓,再次推行新政,要為天下臣民謀福祉。朕要仿效聖祖皇帝,當一個明君!」

小咪子聽到光緒這番鴻圖偉略,破涕為笑:「萬歲爺英明,奴才要將功補過,為助萬歲爺達成宏願,哪管要奴才上刀山卦黃泉,也千億分甘願承受。」
「好!小咪子!剛才你也看見,李蓮英這大清之禍怎樣對待朕,朕終於知道朕的身子老是攪不好,委實是甚麼原因。如今休得理會李蓮英是否有太后袒護,朕也要捉拿此人,斬立決!」
「回萬歲爺,奴才剛只顧著哭,忘了跟萬歲爺說一重要的消息。」小咪子雖然是慈禧派來的卧底,但此時此刻,他已經全心全意歸向光緒,變成一個反間的卧底。』「快說。」
「李公公跟奴才說,老佛爺身體極恙,看來快將要乘鳳歸天了。」

光緒聽到此消息,心情頓時變得異常複雜。畢竟,是慈禧一手捧他上皇位,得到兩宮皇太后的悉心照料,以解自小失去至親在身邊之苦。可惜慈安突然暴斃,當年消息傳出時光緒還誤以為死去的是慈禧,當知道那是繼醇皇福晉後最疼愛他的慈安離開時,晴天霹靂,久久不能平伏。但又想到慈禧為了她葉赫那拉氏和她的政治野心,安排了自己的政治婚姻,毁了他的一生,破壞了維新事業,還賜死了自己最深愛的珍妃,最後還將他長年軟禁,當著一個傀儡皇帝,無不痛心。

自入宮來,光緒的所有意願也是別人事先擬定好,見到親爹不能相認,還要行君臣之禮接受跪拜,穿甚麼衣服,吃甚麼菜,怎樣呼吸,怎樣走路,怎樣咳嗽,怎樣說話,也是祖宗規定好的,被困在重重高牆圍著的宮殿,連一隻鳥兒也不如,欲飛無羽翼,欲渡無舟楫,他有生的權,沒活的自由。

如今得聞慈禧大限將至,光緒靜待多年的時機到了,他終於可以如願以償,再次推行新政,讓國家圖強起來。只是,自小受視自己如親子侄般愛護的翁同龢師傅教導,光緒養成了對慈禧的孝義之心,雖說自戊戌政變後,慈禧對自己的關愛大不如前,終歸也是自己的養母,是大清的皇太后,二人相處了三十四年的光境,他對慈禧總會有依依不捨之情。

無論如何,光緒也要藉此時機盡快重整旗鼓。
「小咪子,朕現在要做的事太多了,你給朕好好記錄下來。」
光緒指向枱上的紙筆,著小咪子立即抄錄寫下。
光緒頓然變得更生龍活虎的模樣:「好!一,捉拿李蓮英,宦官干政,死罪難免,待朕發落處斬之期。二,活禽袁世凱,交朕親刃。朕的新政失敗,全因錯信此陰險小人,害朕當了整整十年的階下囚,他是踏著眾賢能識士的屍骸攀上去的,還仗著太后的倚靠,欲置朕於死地,此人不除,定必為國家種下無窮的禍根。三,發放保護令,護送康有為和梁啟超回國,到埗後即入宮與朕相見。四,批准民間革新團體上書奏折,陳述改革建議。五,促駐西洋各國外交官員盡快提交當地皇室建立君主立憲制的詳情。六,追封戊戌六君子,表揚其俠義精忠之神。還有,小咪子,盡快替朕把從前朕命內務府購買的書藉統統拿來,朕要好好的重新閱讀一遍,尤其那《日本憲法說明書》,朕要參考各國的憲法與執政方式,再創出大清新的一套體制……」

這邊的光緒興奮的說著,那邊的小咪子忙於抄寫,流露出手足無措的神情,這才給光緒發現。

「記錄成怎樣,給朕過目。」
小咪子戰戰競競地把宣紙呈給光緒,光緒朗讀起來。
「一……死,二……小人……十……三……四……五……六……六……子……嘿!朕真大意,忘記了你不懂字!」
「萬歲爺息怒,萬歲爺恕罪,萬歲爺說的,奴才統統牢牢的記在腦袋裡了。」小咪子邊叩著響頭邊說。
「你呀!是朕教導無方,你又何罪之有?好吧!朕讓你入讀京師大學堂,你要好好讀書,還把你保送出國,學習外國知識,好嗎?」
「謝主隆恩,奴才唸京師小學堂可以了,更莫說出國,奴才千個萬個不願意離開萬歲爺啊!萬歲爺是奴才的再生父母,是奴才的摯親,奴才要永遠待在萬歲爺身旁,吋步不離。」
光緒被小咪子惹得開懷大笑:「你這奴才,滿口象牙,咀甜舌滑。」
其實小咪子哪有興趣讀書,但他對光緒的情義,卻是至真至誠。

「好吧!你現在替朕好好準備,朕要去跟親爸爸請安,親爸爸對朕有養育之恩,朕要克盡孝道,好好侍奉她老人家。」
小咪子雖萬般不願光緒舟車勞碌,但卻不能抗旨,只好外出打點一切。

小咪子打開涵元殿正門準備外出,突然回過頭來跟光緒傳話。
「萬歲爺,你看,是誰來探望萬歲爺?」
光緒向門外一看,喜悅的神情立刻形於色。
「是你?你來了?你終於來看朕了。」
「是的,萬歲爺,臣妾終能來看萬歲爺了。」
光緒箭步跑到門前,携著她的手,二人深情的對望,愛意瀰漫。
「萬歲爺……萬歲爺從未這樣溫柔對待臣妾,臣妾好生歡喜。」,她感觸落淚了。
「傻丫頭,朕的心裡從來也只有你。」
光緒替她拭掉臉上的淚珠,他再往外一看。
「怎麼你們也來了?」
小咪子站在旁面,看著眼前的景像,百思不得其解。
「萬歲爺,外面沒有人啊!」
「不!你看,阿瑪,額娘,翁師傅,他們統統來了,珍兒,你快看!」
她轉頭一看,心知不妙。
「萬歲爺,他們只是路過的,他們走了,走了!待臣妾侍奉萬歲爺休息吧!」
「珍兒,朕沒看錯,珍兒!」
小咪子上前扶著光緒。「萬歲爺,珍主子也是路過的,皇后娘娘來看萬歲爺啊!」
光緒奇怪莫明,「甚麼?朕面前的正是珍兒,朕是決不會再放手的了。」
靜芬一臉羞澀。「臣妾是靜芬,不是珍妃。」
光緒眼前一亮,立刻鬆開了手,隨即吐出一口黑血,倒在地上。
其時,光緒咀角還露出一絲甜笑,仍然喃喃的叫著「珍兒……珍兒……」

【無力回天】

光緒三十四年,一九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
傍晚。
瀛台涵元殿。
光緒終於真真正正撒手人寰,踏龍奔天。

光緒三十四年,一九零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黃昏。
紫禁城,西苑儀鑾殿。
慈禧於光緒死後不足二十四小時,也乘鳳歸天。

【後記】

1908年11月14日,光緒於北京瀛台涵元殿內駕崩,享年38歲。

光緒梓棺暫放河北省易縣梁格莊的行宮。

1913年12月13日下午,光緒梓棺正式葬入崇陵地宮。

1938年秋,崇陵被盜,盜墓者將光緒棺槨南端的擋板鑿開一個直徑約1米的圓洞,不但盜去所有隨葬物品,還狠狠地把光緒的龍體拖了一半置出棺槨外。

1980年,文物部門對崇陵進行保護性清理時才發現42年前被盜的事。

光緒的龍體就是這樣一半被拖出棺槨外42年,他一直就是這個狀態的躺了42年,比他在世的日子還要長。

2003至2008年,專家花了五年的時間研究,於2008年11月1日發表証實光緒是死於“急性腸胃型砒霜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