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太歲頭上亂動土
Letter Posted by 咪 () on 25-09-2011 2:17 am
凱芹,

我終於從外星回到地球了!!!過去三天天夜的拍攝工作,有氣有累,真的太累,太氣了!我不好好發洩一下,不能下一口氣!

是這樣的,我們幫客戶拍攝餅乾廣告,這次租了深圳的一家咖啡店作拍攝,是有劇情的,劇本是我的老闆兼我的編劇偶像寫的,寫得很精彩,同樣的對白,兩個劇本,兩個劇情,兩種演繹。因為他還要趕寫另一個舞台劇劇本,所以這次不能親自執導,聘請了兩位導演幫忙。

整隊Crew裡公司人就只有我這個以freelance形式的和另一個深圳的全職同事,其餘的也是請國內的民工,和導演自己的助手。

我不敢說自己很掂,但幹了這麼多年,誰有料誰冇料,一眼看得出。這次見識到很有料很專業很用心的導演,很有潛質很懂事的演員,很棒很有camera sense的攝影師,很幫忙的crew;但也請錯了沒料子沒溝通扮藝術的導演,沒有專業道德操守的演員,不懂跟拍攝執漏的PA,不分莊閒不識泰山的crew。

老闆因為要寫劇本,把整個場交給我看著,在於crew來說,我們就是主人家,就是客人身份。

先說演員,竟然可以有演員不先問過導演,只說自己乾等了四小時便回酒店卸妝睡覺,到我上酒店房找她時,她還在罵導演,要化妝姐姐幫她重新化妝。最後收工了,退房時她竟然可以留了戲服在房間內,要不是清潔姐姐通知,我也不知道,那是我們的戲服,作為演員的應該要親手交回給我,到我幫她拿了戲服,問她是不是她的,她還漫不經意地說:『對呀,這是戲服嘛!』我給氣死了!後來老闆回來跟我說要我們保存好所有戲服因為可能有連戲之用,我狠狠的指著老闆說:『我老早已經幫你執返返嚟喇!』,老闆說不好意思經常要我食死貓,我說:「唔係!唔係死貓,只係受氣啫!」

說到導演,有一個是很好很專業很用心的導演,剛開鏡拍第一個鏡頭,他便接到電話說他媽媽在九龍塘東鐵站跌了下去,嚇個半死,後來才知道是從樓梯最高那級跌了到地面,後腦蓬了四針,導演還很專業的繼續拍攝,而且我看到他畫好了Shot做好了功課,真的很值得欣賞!

相反,另一導演,我可說我們請錯了!落到場,可以說導演是最大,但導演也要看budget,要是出品人沒同意,導演也不可亂花錢,我就是被那個導演氣壞,狂要咖啡店沖咖啡,打破咖啡壼和杯,弄壞track軌和車,這統統也要我們公司賠的。做這單生意我們公司已經是蝕著去做,他還不理會公司的境況,再加上我老闆口口說沒關係,導演大晒,大佬!出品人說不夠budget導演也要硬著頭皮去拍啦!出品人有權隨時開除他的。而且我們慣了要跟各部門講shot,他只跟Cameraman講,我們其他人完全不知道個shot是怎樣,我支boom可以舉在哪裡收音呀?!Roll機前又不出聲,到我要去拿機器拿boom拿headset收音,他大叫我走開不要入鏡,我說:『咁你駛唔駛收音吖?』,他說:『要呀!』,我說:『咁咪係囉!』。再加上他的兩件PA真的完全幫不了手,只管拿著劇本死提對白,但又不聽對白是否跟剛才拍攝的邏輯性吻合,有一個shot我待他們拍完,便打門開大叫我老闆:『老闆,錯對白呀!你入黎聽聽。點解會錯對白架?頭先冇對稿架咩?!』然後我叫老闆不要出去,留守現場幫忙聽著對白,我要讓他們眾人知道,我老闆也得因為我的專業而要接納我的意見,然後,他們便乖了啦!最慘是那個導演的PA完全不懂執漏,不懂看位,我最後只看了一個大wide shot,看到桌上有份劇本,我說:『個Shot見到喎,搵人拎走啲唔應該見到既嘢啦!』,我不會提那是甚麼,要我教埋他的PA做嘢?乖的我會教,曳的自己執生啦,講一句已好比面,要不我拍了後才出聲她們就要再給我罵啦!然後那個導演便對他的PA說:『快拿走那爛臭劇本。』

說到那些Crew,其中一個是租借器材公司派來的,他竟然不識好歹破口大罵我,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前一天晚上他把電也給我拿回酒店叉,我叉了,第二天早上我已把其中兩粒電交到他的同事手上,然後他來了問我拿電,我跟他一起拿,他竟說我收埋了他兩粒電,而且態度其差。下午拍攝時因為機器上的mon沒電,他去拿電換,怎知又是沒電,他竟然指著我大罵(普通話):『我昨晚不是叫你充電的嗎?你為甚麼沒充?』,我說(廣東話):『我有叉呀!』,他說:『你快,你快拿你部機的電給我用。』,我立即火上腦,第一,他憑怎麼指著我來罵,我是他的客人,是我們出錢請他的;第二,我老闆已把整個場交給我看,做人得要分莊閒;第三,我部機是用來收音的,竟敢叫我把電給他個mon用,擺明沒有拍攝常識。我立即說(廣東話):『我拆粒電比你,我點收音!』,他說(普通話):『她說甚麼我聽不懂!』,我說(廣東話):『我理得你,搵人翻譯。』,然後導演也笑了,說沒那個mon看不重要,收音才最重要。

我氣的是大家也以拍攝為先,以大家的專業知識進行拍攝,他一點專業也沒有,而且還不分莊閒破口大罵,誰乖的誰能做到嘢的,我一定會疼錫一定會記著,但這個人,我說過,下次唔駛旨意再跟我開工!我就是這樣跟老闆說,若下次比我再見到他開工,我定要立即跟他公司說換人,又或叫我老闆不用我來跟場囉,自己揀!

到後來,那小子竟然收起了一張memory card說我們弄不見了,找了很久也是找不著要我們賠,我說一定是他收起然後屈我們錢,一賠要賠幾百元,我怎樣也不服氣,已經over budget了還要給他略水,我老闆竟然說賠啦賠啦,他這種軟皮蛇老闆,就是永遠給人欺負而蒙受不必要的損失,我身為公司的一份子,身為他的徒弟,身為他的愛將,定當是很不憤的!而我另一個同事竟然也跟老闆一樣說賠錢了事,現在不是賠不賠錢的問題,是原則立場的問題。我們是客,是老闆,定不能給聘請回來的crew食住老屈,還要夠膽點我們做嘢,真的不知死活!我老闆不好意思說,我就要幫他找回老闆的地位和臉子,不能給錢又給人恰到上心口。可能那小子見我不是好惹,竟然突然說記得那memory card是他收起了,他最後從袋中拿出來。我說老早看得出是他收起的,老闆竟說他是沒心只是忘記了!氣得我!總之,下次不要給我再見到這手腳不乾淨又不識泰山不知好歹的黃毛小子!

我就是這副四天蠍的臭得性,這是我在拍攝專業上的堅持。我明白我老闆的為人,他是因為希望整件事做得好,最終也是我們把製成品交給客人的,所以他處處包容,但,做老闆不是這樣做的。難道我不緊張嗎?影片到最後是我們交給客人,有甚麼差池,給客人罵的只會是我們,失去以後的生意的也只會是我們,不會是導演、PA、演員和crew。我們要蝕錢,但他們怎樣也會賺到我們的錢,我們請他們回來是幫我們進行拍攝和解決問題,而不是指點我們幫他們進行拍攝和製造問題,若每樣事也我們自己去做,為何他們無端端要我們嘔錢請這麼多人!

這次的拍攝工作實在是最甘的!三天三夜!真的人都癲!對於我來說,因為我老闆相信我的專業,幫他外出拍攝工作,不能睡並不重要,累死也不重要,沒錢收更不重要,肯接納我的意見,最重要是不能白白受無理的氣!

氣完,要跟我老闆做Evaluation,但下次定會繼續重蹈覆轍。這三天三夜,我在深圳拍攝,想起了你,在廣西拍攝,太遠了!我寧可跟你去拍攝動人的事,或許能有更大得著,會更開心!

四天蠍 咪

↓咖啡店東主調給我喝的拉花咖啡,我命名為”上下一心”,是知名單牌咖啡豆,我很喜歡的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