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原創分享:《夕陽之歌》及《生死永訣》
Letter Posted by 咪 () on 15-08-2011 4:19 am
凱芹,

這兩天於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日子,見笑,我很喜歡光緒皇帝,8月14日是他的壽辰,1900年在他的壽辰翌天,即8月15日,他最愛的珍妃被害於井中,然後他便被慈禧拐帶著西逃,1900年,於光緒迷來說是一個恐佈的年份。

2004年11月14日是光緒爺的忌日,當年我曾經創作了一篇文章《夕陽之歌》以紀念他,內裡我創作了一個小太監的角色,把自己一直以來夢想的事附諸於這個小太監身上。創作確是很好玩的事,不過我太懶了,相間七年,今天突然又想繼續這創作,把這小太監的生命再次燃亮,於是,便寫了這篇《死生永訣》。

在這裡很想跟你分享我的這些創作,《死生永訣》我剛花了數小時寫的,要花時間尋找史實資料(雖然我已很多關於光緒爺的書,很多資料在腦中),歷史上年月日和地點等的資料不能錯,另外還要加上創作的角色,跟光緒爺的關係等等,再者,自己本身讀書不多,確實詞窮,所以這實在是我的嘔心之作。

以下給你分享《死生永訣》(剛寫的)和《夕陽之歌》(2004年寫的)兩篇文章,希望不會把你悶倒啦!

小咪子上

----------------------------------------------------------------------


【前言】

2004年的一篇創作《夕陽之歌》,嘗試寫下自己的故事,嘗試改寫歷史,為自己及光緒爺創作了小咪子這人物。於《夕陽之歌》裡,小咪子最後如何?是生還是死?有待將來呈現。

賀愛新覺羅載湉一百四十歲大壽紀念文

《死生永訣》

【楔子】

光緒二十二年二月十七日,北京菜市口刑場,一少年神色鎮靜,整好衣冠,朝宮殿三拜九叩,又向遠方的父母叩了頭,坦然地說:「如此足千古了!」,刀起一落,從容被斬。

【苦樂生辰】

少了一個寇連材,沒人替慈禧好好看管著光緒,讓康有為輕易接觸到光緒,攘出日後聯同梁啟超和戊戌六君子誘惑光緒推行的變法,最終被慈禧制服。光緒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慈禧總要找別個代替寇連材作為她的線眼。跟寇連材不一樣,小咪子自小入宮,沒兒沒女,隨著李連英服侍慈禧,男生女相,傻頭傻氣,甚得慈禧疼愛,視為心腹。寇連材的事,小咪子最清楚不過,亦看透背叛慈禧的惡果。這趟慈禧安排小咪子照顧光緒,希望憑著小咪子的傻氣,光緒沒有這麼容易洞悉其意。可惜,除了李蓮英外,光緒也十分瞭解慈禧,他絕對知道慈禧現在每一步的用意。

光緒二十六年,八國聯軍(英、法、德、美、日、俄、義、奧)向紫禁城進攻。八月十四日,光緒三十歲生辰,正因為自戊戌政變後,光緒已被慈禧囚禁於瀛台,加上八國聯軍迫到眉睫,慈禧自然不會為光緒大肆進行賀壽慶典。

這天,陪伴著光緒渡過生辰的只有那小咪子。

小咪子已服待了光緒將近一年,光緒每天的活動,他也會如實向慈禧一一報告。可是,這天正是光緒的大壽,作為一國之君只能待在與世隔絕的瀛台作為階下囚,小咪子也為光緒感到心痛。小咪子徑自到廚房弄了一隻紅雞蛋來給光緒賀壽。

「祝萬歲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小咪子遞上紅雞蛋,乖巧地恭賀光緒。

光緒不看他一眼:「福甚麼海,壽甚麼山,朕長年被囚在此,生辰也要在此渡過,如今國家情況危如累卵,還有甚麼值得慶祝!」

小咪子明白光緒的慘況,可他是慈禧的人,卻又不便多說。「萬歲爺鴻福齊天,大清定能大步跨過的。萬歲爺,奴才身無分文,只得弄隻紅雞蛋給萬歲爺賀壽,奴才真心誠意恭賀萬歲爺,望萬歲爺恕罪。」

光緒這才看小咪子一眼,「狗奴才,你對朕真心誠意?要是你對朕忠心一遍,朕又豈會落得如斯田地!」
小咪子噗通的跪下,扭著耳朵道:「奴才不敢!」
光緒把他的心頭之恨發洩在小咪子身上:「不敢不敢,你只懂說不敢,朕看你甚麼也敢,你敢跟朕幹一套,跟老佛爺說一套,你猜朕不懂你的心?」
「奴才真的不敢,奴才跟萬歲爺朝夕相對,給萬歲爺驅寒送暖,萬歲爺龍心精明,千萬要相信奴才的真心啊!」小咪子怕被光緒說穿實是慈禧派來作臥底的身份,一時情急沒修飾過用詞便亂語求饒。
光緒竟大笑著:「哈哈哈,你這猴子,甚麼龍心,朕的心是龍心?」
小咪子不明白光緒這算是放鬆了還是另一套把戲,唯有冒死繼續拍馬屁:「是的,萬歲爺是人中之龍,萬歲爺的心定心是龍心。」
光緒續問:「好,齊天大聖也是猴子,你這猴子又可知道朕這條龍的心現在在想甚麼?」
小咪子還是跪著低下頭:「奴才不敢,奴才是隻蠢鈍猴,不懂讀龍心。」
光緒沒他好氣:「算啦!你這猴子,平身吧。朕告訴你,算你儘管向老佛爺回報,朕也不能欺騙自己,朕的心,現正想念著珍兒……」
「萬歲爺,三思呀!」小咪子衝口而出道,然後自己也覺說錯話,連忙續說:「奴才的意思是萬歲爺要三思,不要太思念珍主子,以免傷及龍體啊!」
光緒接道:「你要朕三思才決定想念不想念珍兒,一思,朕想了,二思,朕再想了,三思,朕再想多了。三思過後,怎能不思?」
小咪子說不過光緒,只能低嘆:「是的,奴才讀書不多,語文之誤實太多,望萬歲爺恕罪。」
「朕也說過給你平身,甭說甚麼罪了。只是……」光緒靈機一觸:「只是,若你能帶朕跟珍兒一面,今後甚麼罪朕也饒過你!」
小咪子立即掩著屁股:「奴才不敢,奴才不敢,要是讓老佛爺知道,就算萬歲爺饒過奴才,奴才死九世也不能輪迴啊!」

說來,小咪子又豈會不知光緒和珍妃的相思之苦?其實他之前已多次幫光緒偷偷從瀛台回到紫禁城景祺閣北三所跟珍妃見面,這算是他臥底任務當中唯一背叛過慈禧的事。小咪子自小進宮,未嘗過人間真愛,見到光緒對珍妃日夜思念至斷腸之情,在九分好奇一分惻隱之心下,便決意幫助光緒與珍妃相見。怎料,兩月前的會面竟被李蓮英捉個正著,當光緒與珍妃一窗之隔盡訴心中情的同時,正在把風的小咪子給李蓮英發現了。原來六月二十五日那天,在載漪、載勛、載濂、載瀅四兄弟的率領率下,義和團一行六十多人直奔瀛台欲弒光緒,義和團本是慈禧借助以揮走八國聯軍的力量,四位貝勒爺更是光緒的堂兄弟,這弒君行動,就是不把慈禧放在眼內,慈禧立即趕往阻止,才挽住自己的臉子和順帶保住光緒的性命。當珍妃被打進冷宮囚禁後,慈禧每當有甚麼不快,那怕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也會命李蓮英到珍妃面前訓示一番以洩心頭之恨。這次恰巧遇著光緒與小咪子,李蓮英還不快快趕去給慈禧告密?如是這,小咪子被慈禧梃杖八十大板以示教訓,這趟機乎把小咪子的屁股打過稀巴爛取去小命,經光緒向慈禧的求情,小咪子好不容易才能回到光緒身邊,也正中慈禧的下懷,量小咪子也再不敢行差踏錯。

光緒指著小咪子的屁股笑著說:「朕知道你為朕受過皮肉之苦,朕答應你,要是這次也被識破,朕就先躺在你的屁股上,代你受罰!」
小咪子還是戰戰競競回應:「萬歲爺,奴才受不起……奴才怕隔山打牛啊!」


【香消玉殞】

光緒二十六年八月十五日淩晨,紫禁城寧壽宮頤和軒。

一農家老婦裝束的阿嬤領著一班農民浩浩盪盪的步進這個平常冷冷清清的寧壽宮,在寧壽宮裡的樂壽堂後的頤和軒後,正是囚禁珍妃的景祺閣。

太監副總管崔玉貴領著一清秀女子前來,一張清水臉兒,頭上兩把頭摘去了兩邊的絡子,淡青色的綢子長旗袍,腳底下是普通的墨綠色的緞鞋(不許穿蓮花底),這是一幅戴罪的妃嬪的裝束。她始終一言不發,大概她也很清楚,等待她的不會是甚麼幸運的事。

慈禧下巴揚著,眼連瞧也不瞧珍妃,堅決地說:「洋人要打進城裡來了。外頭亂糟糟,誰也保不定怎麼樣,萬一受到了污辱,那就丟盡了皇家的臉,也對不起列祖列宗。你應當明白吧?」
珍妃愣了一下說:「明白,臣妾不會給祖宗丟人。」
慈禧裝作祥和顏悅的說:「你年輕,容易惹事!我們要避一避,帶你走不方便。」
珍妃也氣定神閒的回應:「老佛爺可以避,但皇上要坐鎮京師,維持大局。」
就這幾句話戳了慈禧的心窩子了,她馬上把臉一翻,大聲呵斥說:「你死在臨頭,還敢胡說。」
珍妃說:「臣妾沒有應死的罪!」
慈禧喝:「不管你有罪沒罪,也得死!」
珍妃知道大禍將至,但也不忙向慈禧道明目前竟況:「如今大清危在旦夕,皇上貴為一國之君,應當留下來維持大局,八國聯軍只是代表,若我國君主仍在,外人也會給個面子,讓皇上進行談判;若皇上走了,外人會說我大清國君畏首畏尾,捨棄國民,相讓國土,這叫皇上怎樣面對黎民百姓?」
慈禧越聽越火:「你鬼話連篇,糊說八道!死不悔改!」
珍妃續說:「皇上是一國之君,國家大事定當由皇上作主。我很明白皇上,皇上仍很懂我,我要見皇上一面。皇上沒讓我死!」
慈禧說:「皇上也救不了你。把她扔到井裡頭去。來人哪!」

就這樣,崔玉貴和王德環便一起連揪帶推,把珍妃推到貞順門內的井旁邊,珍妃自始至終也嚷著要見皇上,她最後大聲喊:「皇上,來世再報恩啦!」,及後,便被推到井裡去。

光緒跟小咪子匆匆趕到寧壽宮,本想與珍妃共渡良辰,怎料走到於樂壽堂時聽到珍妃說甚麼來世再報恩的說話,光緒加快步循聲跑到貞順門時,珍妃已被推到井裡去,他往井裡一看,珍妃仍在水中忽上忽落,邊淹邊喊著:「皇上保重呀!」。

光緒望著井裡的珍妃:「珍兒,朕馬上來救你,珍兒,你要支持著呀!人來呀!人來呀!快救愛妃上來!」

於慈禧的淫威下,沒人敢聽命於光緒,光緒只好拿著井邊打水的大麻繩連水桶,把繩綁在自己身上,與水井連接著,躍上井口,想投身井中把珍妃救上來。就這一瞬間,小咪子趕到來,看到井口上的光緒,大喊一聲:「萬歲爺!」,立刻飛奔過去抱著光緒雙腳,把光緒摔下來跌在地上,自己則作光緒的人肉地墊壓在下面。

王德環與小太監們拿出幾塊木板,這就迅速地封了井口。隱約還聽到井裡珍妃叫著「皇上保重」的喊聲。
光緒撥開小咪子,跑往井旁,還在大叫大嚷,要人救出珍妃。
慈禧聲厲色嚴地說:「珍兒顧存大局以免羞辱皇家顏面,為保貞節,已投井自盡了。誰敢打開井口,即對珍妃不敬!」

聽著井裡珍妃的聲音漸漸衰弱,至鴉雀無聲,光緒倚坐在井旁嚎哭,他崩潰了。他親眼目睹自己最愛的人遇害,身為一國之君卻不能救她,感覺自己連一個平民男子漢也不如,政變失敗,成為階下囚,如今連珍妃也不能保護到,他能做到的只有哭,哭到話不能說,目不能開,氣不能喘。

慈禧在旁看得眼火也要爆了:「皇帝,這不是在哭哭啼啼的時候,別丟臉於下人前。人來,快替皇帝換過行裝,要出發離京了。」


【日落西山】

那邊廂,八國聯軍已攻佔天安門,淩晨進攻皇城東華門,黎明時份,慈禧急忙帶著光緒、隆裕等人從神武門西逃。一路上,光緒只是行屍走肉,眼睛像死羊一樣,呆呆的。

光緒身旁的小咪子給光緒遞上那隻紅雞蛋:「萬歲爺保重呀!你餓了,生辰快……吃吧。」
光緒接過小咪子的紅雞蛋,淚如泉湧,百般滋味在心頭。


【後記】

數年前給光緒爺寫過的《夕陽之歌》裡創作出小咪子這人物,為救光緒敢於送命,但說實在,筆者真的不捨小咪子這個可愛的角飾,所以也在前文留下伏線,或許小咪子命不該絕,且看日後創作。這次的創作全為賀光緒爺一百四十歲大壽,把小咪子再次呈現於1900年光緒爺這年的生辰裡。最特別之處是1900年這個日子,既是光緒爺生辰,之後一天更是珍妃的歿期,其情天霹靂之處,引發更大創作空間。



----------------------------------------------------------------------

紀念愛新覺羅載湉逝世九十六週年的紀念文

《夕陽之歌》

【楔子】

光緒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天微涼,北京城裡傳著一個流言,全城也籠罩著一股陰深的氣氛,天上佈滿的,不是雲,也不是烏雲,而是烏鴉。百姓們也屏息著氣,大家也在等待,等待著一個重要的消息。
紫禁城,西苑儀鑾殿。

御醫正在替慈禧太后診症,李蓮英比在場眾人也心急,他對慈禧的擔心是真誠的發自內心,畢竟也伴隨了慈禧多年,兩人既是主僕,亦是知心。但……誰也料到這次將會是慈禧的大限,李蓮英唯有真誠的向上天祈求,那怕是要他折壽,也希望慈禧的病情能有好轉。御醫出來了,對眾人搖搖頭,這個訊息使在場眾人也震驚了,尤其是李蓮英。現在,他已不理會禮教,徑自哭哭啼啼的衝了進慈禧的廂房,大呼大喊。

躺在床上是一具油盡燈枯的俱體,這人正是慈禧。她軟弱無力的對李蓮英說:「小李子,在哭甚麼?本宮這條老命沒這麼易去的。給本宮拿煙袋來。」
李蓮英給御醫剛才的反應嚇怕了,這刻真是喜從中來,乖巧地給慈禧點上大煙:「老佛爺,奴才方才給嚇怕了啦!老佛爺萬壽無彊。」

慈禧淺淺一笑,目光就要告訴天下人,她永遠不會屈服:「本宮不會這麼狠心,就此撒手人寰,扔下黎民百姓於不顧。皇帝可好?」,慈禧這樣一問,可把李蓮英弄荒了,他怕如實報道皇上龍顏漸衰,似有不詳之兆,那便是不吉利的話;但若說皇上龍體安好,又怕慈禧不喜歡,會刺激慈禧病情,這下子可為難了李蓮英。
李蓮英唯有支支吾吾的回話:「回老佛爺,奴才已差遣小太監服侍萬歲爺,吋步不離,袁大人也携同御醫為萬歲爺診証,請老佛爺放心。若然老佛爺還是不放心,奴才可親自到瀛台一趟,但……奴才又不忍心離開老佛爺半步……」,慈禧聽到這話也頓感舒服了一點,畢竟李蓮英還是他的心腹:「小李子做事,本宮當然放心。」,慈禧還是矋一矋李蓮英,從這眼神裡,李蓮英已經知道慈禧的心意:「若皇帝有甚麼消息,記緊第一時間通知本宮。」

【夕陽斜照】

瀛台,涵元殿。
涵元殿光緒皇帝廂房外傳來一聲:「袁大人叩見!」,袁大人即袁世凱,就是他在戊戌政變中出賣了光緒,這等豬狗不如的牆頭草,又怎會有資格叩見龍顏呢!光緒決不傳見,吩咐小太監在外邊打發就是了。

那袁世凱在廂房外把一碗藥湯交給小太監:「這碗藥湯是老佛爺吩咐微臣送來給萬歲爺的,藥湯還暖,你定要好好侍候皇上喝完藥湯,知道嗎?」,袁世凱說完後,在腰帶裡掏出一些小費交給了小太監便離去了。

那小太監捧著藥湯,進了光緒的廂房,只見光緒在床上滾來滾去,這下子嚇怕了小太監:「萬歲爺,保重呀!」,光緒氣弱如絲道:「朕的咽喉很痛,好像被刀割的,朕的肚子也很痛,好像被火燒似的。」光緒為甚麼會有這樣的徵狀,服侍他的這小太監便最清楚了。小太監搯了一碗暖水給光緒喝,替他抺抺汗,又好像好了一點。

光緒看見了檯上那碗藥湯,心感不妙:「那是……」,「回萬歲爺,那是老佛爺賜給萬歲爺的藥湯,望萬歲爺喝了以後,龍體安康,是袁大人方才親自拿來的。」,光緒聽到這碗藥湯是親爸爸賜的,又是那袁龜蛋拿來的,臉上竟然露出笑意:「哈哈!是親爸爸賜給朕的藥湯……朕又怎能不喝呢!」,光緒用盡全身的氣力仰天長嘯,響遍整個瀛台。「小咪子,給朕磨墨!」。

說到這小咪子,正是跟從前的寇連材一樣,是慈禧派來監視光緒的線眼。小咪子自小入宮,隨著李蓮英服侍慈禧,男生女相,傻頭傻氣,甚得慈禧疼愛,視為心腹。這趟慈禧安排小咪子照顧光緒,希望憑著小咪子的傻氣,光緒沒有這麼易洞悉其意。可惜,除了李蓮英外,光緒也十分瞭解慈禧,他絕對知道慈禧現在每一步的用意。

小咪子準備好了紙筆墨,扶著光緒到案頭:「萬歲爺,龍體為重呀!」,光緒沒有答他,揮筆直下沒有間斷,終於寫好了一篇夾雜了萬千淚水的上諭。小咪子不懂字,卻由衷地說:「萬歲爺揮筆如金,剛勁有力,字體秀麗。」
「你這猴子,你知朕寫甚麼嗎?」
「回萬歲爺,奴才沒有讀過書,奴才不知。」
「這麼多年來,朕的命運也是被安排著,身邊的人已一個一個的離開,朕已經不能再信任何人,現在這裡只有你和朕,你老實對朕說,你……對朕是否忠心?」
「回萬歲爺,奴才願為萬歲爺一死!」
光緒對這些老掉牙的對白已是麻目了,但他知道自己也大限將至,難得有這討人喜愛的小太監相伴,總可以含笑而去。
「你這猴子,朕平日著你多點溫習識字,你總是支吾以對,今天朕的這封遺摺,你可不懂了。」
小咪子給光緒的這番話嚇破了膽,原來光緒已一早看穿了他卧底的身份。
「回萬歲爺,奴才天生不是讀書的料子,奴才天生就是奴才,是要服侍萬歲爺,萬歲爺壽與天齊,請別說不吉利的話。」
「小咪子,朕今天要給你上最後一堂課,朕的一言一語,你要好好記著,知道嗎?」
小咪子哭了:「奴才但願可以跟萬歲爺再上一千堂、一萬堂課!」

光緒拿起剛才寫好的上諭,讀給小咪子聽:「自去年入秋以來,朕躬不豫,當經諭令各省將軍督擾保荐良醫,……惟所服藥方,迄未見效。近復陰陽兩亏,標本兼病,胸滿胃逆,腰腿酸痛,飲食減少,轉動則氣壅咳喘,益以麻冷發熱等症。夜不能寐,精神因憊,實難支持,朕以殊深焦急,著各省將軍督撫遴先精通醫學之人,無論有無官職,迅速保送來京,聽候傳診。」
「小咪子,你可知道朕寫此諭有何為?」
小咪子又哪裡能聽得入耳、記得入腦哩!
小咪子這下子哭得更厲害:「奴才知道,萬歲爺要告知天下人,萬歲爺是……」小咪子已經泣不成聲了。
「朕從四歲入宮,能夠成為一國之君,全是親爸爸的恩賜。朕現在還能活到今天,也是托親爸爸的鴻福。朕……身為一國之君,不能不孝,不能不知恩,但願親爸爸能找到一位比朕更有才能的國君。……這篇上諭一出,朕也可以安心去矣!……小咪子,給朕拿藥湯來!」
小咪子已經哭成淚人,軟弱無力的跪倒地上,一直叩著不知多少個響頭,額頭的血如泉直湧:「萬歲爺,奴才斗膽,求萬歲爺賜予藥湯。」
光緒被這話感動了,嗚咽的說著:「小咪子,你好大膽!太后賜予給朕的東西,從來沒有人敢從朕手中取去的!」,這個『敢』字,包含著許多意思,從來沒有人怕光緒,防的只是慈禧。
小咪子仍是在叩響頭,近乎有點暈眩的感覺:「奴才命賤,值不了多少個錢,可萬歲爺龍腦精明,萬歲爺是一個好皇帝,是奴才見過唯一的好皇帝,國家天下黎民百姓還要靠萬歲爺才能活的,奴才知道,老佛爺……老佛爺還是留著最後一口氣,也不能讓自己早奔於萬歲爺,就讓奴才代萬歲爺……」。
光緒給小咪子這番感性的話弄得哭笑不得:「甚麼『龍腦精明』,你這猴子!好!朕今天總算知道你對朕忠心。」
「為萬歲爺犧牲的,又豈止奴才一個?奴才天生注定是奴才命格,沒有幹過一番大事業,自入宮後更是受盡世人的欺凌,只有萬歲爺對奴才最好,但願奴才有此福份,以報萬歲爺知遇之恩。」

小咪子的這番話,掀起了光緒無限的痛苦回憶,他何嘗不是和小咪子同一命運,也是從小任人擺佈,身為一國之君,卻沒有一點自由,也沒有一點君權。

光緒窮一生的氣力,密謀維新事業,可惜維新只能維持百日便宣告失敗。自從戊戌政變後,光緒每天也是等待著一個機會,等待慈禧的歸期後,他便可以再次發動維新,剷除那些腐朽無能的后黨,做個明正言順的好皇帝,也算是對天下人民,對戊戌六君子有個交代。但他今天明白到,他永遠等不到這一天。

這刻,在光緒腦海裡,盤旋著許多故人,眼前的小咪子,更令他想起了十二年事的傷心事。
「你今年多大?」
「回萬歲爺,奴才今年二十。」
「二十……朕就是不忍再多害一個寇連材,你……你給朕滾!」
小咪子不理光緒的命令,一下子便拿起藥湯,呼嚕呼嚕地喝下去。
光緒還是制止不及:「小咪子,你這又何苦呢?你要朕欠你一世嗎?」
小咪子喝完了,露出一個鬼臉:「好苦呀!不怕不怕,苦口良藥,很快便沒事了!」
光緒給小咪子這反應弄得啼笑皆非,嗚咽的說著:「你這鬼靈精……這下子,朕給你搞亂了!」光緒向著門外直呼:「人來呀!人來呀!」,「萬歲爺,請不要張掦,否則前功盡廢了!」
光緒十萬個不明白:「你這話何解?」
小咪子喘著氣的解說:「若然驚動了外邊的奴才,老佛爺必然知道萬歲爺沒有喝下藥湯,請萬歲爺讓奴才作個主,是最後一次,就當是完了奴才的心願吧。」
光緒聽了顯得更加傷感:「你這猴子,你這鬼靈精,你有甚麼鬼主意?」

「回萬歲爺,萬歲爺只需要躺在龍床上安詳地睡一覺,睡醒以後,便會有太監前來告知萬歲爺老佛爺的消息,那便成事了!」小咪子雖然氣弱如絲,但臉上總不乏滿足的表情。

光緒想了一會,破涕道:「混帳!你這下子,豈不是要朕不敬不孝不仁不義不道?朕還有何顏目面對天下黎民百姓?」
小咪子已吐出一口黑血,光緒心急如熱鍋上的螞蟻:「小咪子……」,時間有限,顧不及這麼多了,小咪子用盡全身力氣,給光緒的後腦揮了一拳:「奴才得罪了,萬歲爺對奴才的恩德,奴才來生再報吧!」,說罷,小咪子把光緒抬到龍床上,蓋好被子,便直奔出廂房。
躺在床上的光緒,迷迷濛濛,口裡喃喃的說著:「小咪子……你這狗奴才……小咪子……你這猴子……珍兒……七皇爺……翁師傅……皇額娘……連材……」,說著說著,光緒便和眼角那夥淚水一同昏倒過去。
「萬歲爺奔天啦!快通知老佛爺!萬歲爺奔天啦!快通知老佛爺!萬歲爺奔天啦!」門外傳來的是小咪子的呼喊。
夕陽從廂房門斜照進來,令這場面變得充滿希望,但卻愁絮萬千。
此話一出,太醫還未及時傳召過來,已經有慈禧的線眼急不及待的進紫禁城報告了。

【餘暉再現】

光緒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二日。
紫禁城,西苑儀鑾殿。
「萬歲爺奔天啦!萬歲爺奔天啦!」此話傳到躺在病塌上的慈禧耳中,慈禧笑著深吸了一口煙,沒有呼出來。

【後記】

現實生活中,歷史就是過去了,如果時光真的可以倒流,如果人類真的可以回到過去……我便給自己寫下自己的故事,去改寫歷史,去改寫一個人的命運,去改寫所有人的一生。但我知道,這永遠是一個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