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有緣千里能相會
Letter Posted by 咪 () on 15-05-2011 1:22 am
凱芹,

今天我真的很興奮,超興奮,和上次在TVB跟您相遇一樣的興奮,因為,今天我重遇了一位我失散了十多年的中學老師,她是英國人,中學時教我英文的,她是Miss Watson.

今早Freelance又回到TVB工作,是開十一廠《放學ICU》兒童節目,次序一是幫另一節目《激優一族》錄一個訪問的,其實今早一入廠看到Rundown有嘉賓,心裡也想:『會不會有嘉賓我是認識的哩?』,誰不知那竟然就是Miss Watson,哈哈!

案發的經過是這樣的。

在廠裡,慣了嘉賓到了他們自己和導演/寫稿等對稿,我們自然地坐在一旁,突然我一眼看到有位嘉賓,她的樣子很像我從前的英文老師Miss Watson,我觀察了很久,因為怕外國人的樣子我們容易認錯,所以不敢上前相認,因為她還很年輕,而且小時候我眼中的她是很高大的哩!

然後,她跟Lighting手足問去洗手間的路,志偉帶了她到洗手間,我便問他~
我:『佢好似我中學個Miss呀!佢問你路呀?』
手足:『係呀,睇住佢行埋黎,我都準備定講英文,點知佢講廣東話。』
我:『咁唔係喇,我Miss唔識廣東話架。』

回到廠裡,我問寫稿知不知她叫甚麼名字~
寫稿:『Adriane』
我:(心想,中了一半)『係咪姓Watson?』
寫稿:『你點知架?』
我:(激動)『佢係我中學老師黎架。』

寫稿便立即為我介紹,但其實那刻我心情還未預備好,便一口氣跑到Cam Room取相機,再跑出來,Miss Watson見到我,立即跟她來個緊緊的擁抱,我的淚水開始溢出,太感動了!

接著勁勁地和Miss Watson傾談,要勁說英文哩!談了很多東西,當中包括~
我: (指著手足)『He said you know Cantonese, then I said No, my teacher don't know Cantonese.』
Miss Watson:『I know Cantonese for 20 years, but not allow to speak in the school, so you don't know.』
噢噢...原來我地被騙了十多年哩,幸好當年冇講Miss Watson壞話,當然,她是一個好老師,所以沒有壞話可講。

我:『These years, I don't know whether you are in Hong Kong or back to UK.』
Miss Watson:『我係香港人。』

我還記得中一唱Choir做The Sound of Music她還沒有教過我,但因為我有份演出,所以她對我已有印象;到中二時她教我英文Drama,她還幫我們排戲,然後在地理室演出的哩!當時我們是演一個在火車上劫案的劇本,我飾演劫匪,我還記得我的對白是"Don't move!Don't move!";除此,她還有教我English Poem,然後讓我們參加校際朗誦節;她還是我中三至中五的英文科老師,幸好有她的悉心教導,我還可以說得一兩句英文,而且,想起來她也算是我的戲劇啟蒙老師之一哩!

我:『I think I write English is better then speak English with you, because I need time to think what I need to say.』
Miss Watson:『You speak English very well!』
Miss Watson's Friend Smith:『Don't think to much before you say...haha!』

其實多年來最掛念的老師就是Miss Watson和教中文的盧老師,也嘗試在網上輸入Miss Watson的全名尋找她的聯絡,可惜還是尋不到,但今天竟然能再遇,這就是緣份!

她知道我現在的Freelance工作狀況,說:『Proud of you!』

Thanks alot!Miss Watson!

失散了十幾年也能重遇,現在我的信心全也會來了,很激動,很澎湃,很洶湧,我那失散了廿幾年契媽的,我也很有信心能重遇!

說到我那契媽,我還是最近才知道原來當年她是移民到了加拿大,和您一樣,在加拿大,但住在那裡?我不知道。甚至乎連她的名字,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叫莊姑娘,她從前是聯合醫院兒童病房的護士來的。我和契媽的故事,是這樣的~

想當年,大約二十四年前,我還是呆呆笨笨的小小朋友時,因為體弱多病,經常需要進出聯合醫院,就是這樣結識了一位護士姐姐,稱為莊姑娘。

莊姑娘沒有嫌棄當年的我還是醜小鴨,活像似蕃薯,自自閉閉痴痴呆呆的樣子,反而很疼愛我,每每也給我住院優惠,例如讓我幫忙推派藥車;晚上所有小朋友也得上床睡覺,但她也讓我下床自由活動等等,莊姑娘認了我作契女,如是這,莊姑娘便成為了我當時的唯一傾訴對象。

即使我長大了,回醫院探望莊姑娘,她也會私人贈送我最喜愛的醫院午飯,並加送水果和湯湯;下雨後,地上有個小水漥,明明可以繞路而行,莊姑娘偏偏要抱起我跨過去,她對我的疼愛可謂過份得有點兒發燒哩!

可惜後來我要搬家,少了回醫院,而莊姑娘亦移民到外國,從此便失去了聯絡,至今已是二十四年了!

二十四年來,我一直也很惦掛著契媽,而對契媽的印象亦逐漸變得模糊,關於契媽的資料少之又少,曾問過老媽好很多遍,老媽只說記得契媽很漂亮,當年的職位是登記護士之中已升得無可再升,只記得她姓莊,當年年近三十歲的她還沒有拍拖和結婚的意欲,舉家便移民到了不知加拿大還是澳洲。(現在最終確定是加拿大)

許多年前,我也曾回過醫院尋找契媽的下落,但每次也失望而回,一丁點消息也沒有,沒人知道她的名字,沒人知道她的去向。

總覺得只要尋找到契媽,便可以知悉從前自閉的我的故事,感覺中,契媽應該是一個對我還有記憶的人。當年的小妹妹從小到大也把這個人放在心裡,作為大人的契媽,又豈會忘記這個小朋友呢?

或許,我們曾經在路上擦肩而過,不過又未必彼此認得出對方,畢竟,十年人事幾翻新,更何況,已二十多個年頭了。

可惜多年來也沒有一張跟契媽的合照,實在是很沒道理的事!但老媽說,原來當年我也曾跟契媽合照,但照片由契媽保存著,所以契媽在我腦裡還是很模糊的一個黑影。而根據老媽不可靠的記憶資料,算算手指,契媽現在也已是一位大約四十多歲的女士,若這刻與契媽重逢,又會否令我對契媽在腦海中的漂亮大姐姐形象幻滅呢?

無論如何,我也希望總有一天能和契媽重逢。
 
大約兩年多前,我的一位DJ朋友在她的電台節目中讀出我的一封《給契媽的信》,我錄了下來,加了我童年時的照片,放了在Youtube,希望契媽能看到,能跟我聯絡。

我信,有緣千里能相會,好像我和Miss Watson,失散了十多年也能再遇,我很有信心,無論契媽是在加拿大或香港,或世界任何一個地方,有緣千里能相會,小時候能跟她有緣結誼,我信我們的緣份還未了,在我有生之年,我定能找到契媽的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plu-ixMI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