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我的尋根之旅~中國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雙水鎮上凌村田唇里新屋巷
Letter Posted by 咪 () on 3-05-2011 1:53 am

我的祖家在中國廣東省新會雙水鎮上凌鄉(村)田唇里,祖屋位於田唇里新屋巷右邊第三間。

在Google衞星地圖上,紅圈那裡就是我鄉下祖屋的位置。

十五年前第一次回到我的祖鄉,十五年後的這個時候再一次回去,是另一番的體驗。十五年前的暫且不談,現在的我,因為對中國歷史產生了興趣,順利成章,對自己祖鄉和家族的歷史當然想知得更加清楚,這次的旅程也可算是不枉此行,但,也有一點點的遺憾。

旅程的第一天,先是到了新會城,去過一間新會博物館遊覽,內裡有很多特別的展品,有木美人、鱷魚骨骼、恐龍蛋化石,最特別的就是一張單刀,那就是烏利單刀,原來烏利單刀(糊里糊塗)這個典故是出自我祖鄉的哩!

第二天從新會城出發入村了,途中經過黃克競大橋和黃宣充大橋。

黃克競大橋是他捐錢建的,而黃宣充大橋則是黃克競和其他兄弟以他們爸爸的名義捐錢建的。相傳黃克競太平紳士是我爸爸的媽媽的爸爸的兄弟的兒子,即是我嫲嫲的堂兄,計上來,我要稱呼黃克競作堂舅公,而黃宣充就是嫲嫲的伯伯吧,再計上來,我要稱呼黃宣充作曾伯公。當年我大表叔(舅婆的兒子)要去澳洲讀書, 要太平紳士擔保, 是黃克競替他作擔保的哩!

坐了大約半小時汽車,終於入到村了。村口有一個井,仍有人用來洗衫,但不能飲用,因為村裡洗手間的污水是直接流出來的;而村裡的井,相信仍有人會喝裡面的水,水還很清澈,而且可以看到井底有幾尾小魚兒,是人們放下去的,每當清潔完井讓新水流進去後,便會把魚兒放下井,目的就是為了檢查井水有沒有毒,古時沒有特別檢毒的工具,唯有犧牲小魚兒的生命,但現在亦然,因為,那是科技仍未發達,思想仍未開放,知識仍未增進,經濟還未起步的農村吧!

在我祖屋的巷口有一個池塘,這個塘在解放前也是屬於我家的,但因為現在沒有打理,所以長滿了青苔,荒了,但從前是很清有魚的。旁邊的鐵欄是我嫲嫲後來裝上防止小朋友跌下。因為...在我爺爺十三歲那年,他媽媽在這裡跳塘自盡。

說到我太婆,原來當年是太公的爸爸幫她娶老婆,而太公到了越南,後來回了鄉才知道原來自己已經娶了老婆,從前的人就是這樣的了,父母之命,媒爵之言,反倒新郎新娘只管成親,甚至人不到也沒關係。其實我爺爺是我太婆買回來的孩子,可能是因為我太婆不能生育,所以她在我爺爺大約一歲多的時候買回來吧。雖然不是真的血緣關係,但從前的人只要買了回來,便認定是親生的一樣。因為當時太公在越南識了個女人帶了個小孩回來給我太婆養,我太婆養了幾年越想越氣,想到不太公竟然在外也生了孩子,便跳塘啦。

想起來我爺爺真的很慘呀,十三歲便沒了媽媽,然後又被人家罷佔了田地物業,一個小孩子,還要帶著個弟弟,爺爺的一生對我來說絕對是一個充滿神秘而又傳奇的故事哩。

我們的祖屋是不知多少代以前的先祖流傳下來的,直到我爸爸那代,他們小時候也有在祖屋住的,可能祖屋已經有數百年的歷史了,因為我們的一位太公,在六百年前遷居到這條村,開枝散葉,繁衍後代。

祖屋裡有一個大廳,有兩間房,一間是爺爺嫲嫲的房,十五年前我回去時,房裡的大床、梳妝枱等還貼著爺爺嫲嫲從前結婚時的紅紙裝飾的哩。另一間房是孩子們(即我爸爸、伯伯、姑姐們)的房,十五年前我也睡過房內的大床,不過數年前被我爸爸和伯伯睡爛了。


這間屋最吸引我的還是灶頭,十五年前我們也有燒過飯,下面的洞是把柴枝跟禾桿草塞進去作燃料,上面的洞是吹氣撥風。灶上的鐵鑊很大很重,燒的飯特別香,飯焦也是一大片的鍋巴模樣,很美味!這種風味只能在農村才找得到,對於城市人來說實在難得。


還有牆璧和天花的國畫,也很有味道的哩。

在我祖屋灶頭那邊的門口隔離的一間屋是我婆婆從前的家,現在也是屬於她外家那邊的物業,不過已租給人家住 因為婆婆住在我們家隔離,所以跟我的太婆(爺爺的媽媽)很老友。

在我祖屋灶頭那邊的門口斜對面的一間屋是我婆婆的堂細佬的家,十五年前我也入過去探那個堂舅公,當時他還養了很多雞仔。

這是我爺爺小時候讀書的書齋,從照片左邊的這間屋一直到照片最後白色屋前也是書齋的地方,這是太公買來給爺爺作書齋的房子,太公還出錢請老師教爺爺讀書,我以前聽過爺爺背『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太公還給村裡其他的孩子來一同免費上課的哩,但後來因為太公到了越南,太婆又死了,爺爺年紀小,地方給人家罷佔了。

通往廿七墟的市集,這裡這排的商舖,從前也是屬於我爺爺家的

要出發去拜山了,我是騎爸爸兒時的童黨叔叔駕的摩托車的哩。在這裡騎摩托車跟在香港很不同,在香港我會自己駕摩托車,通常也是我載人,現在終於可以坐車尾做乘客啦,而且在這裡騎摩托車可以不用戴頭盔,其實也不會太危險,因為農村地方不會開得太快,道路上的車又不多,反而清風送爽,途經很多稻田,還有很多養了鵝和鴨的池塘,很清新的感覺。

第一個要去拜的山墳是在虎門水庫那邊,說是山墳,當然是在山上,所以我們要經過叢林,跨過滿途樹木和荊蕀才到的哩!

那是我爺爺的爺爺的山墳,奇怪地,碑石除了刻上太太公的名字,還有一個姓馬的合墓。原來那個姓馬的懂尋龍點穴,他找到這塊墓地,但又不夠錢買,於是我太太公便出錢買下,姓馬的出力,我太太公出錢,兩人便合墓於此了。

到第二個山墳,這是爺爺的爸爸媽媽的墓,其實裡面沒有爺爺的爸爸,因為當年爺爺的爸爸到了越南,不過裡面還有幾代太xN公太xN婆,不過因為碑石之前被人偷了去建屋,爺爺再弄過一塊碑石,新碑石上爺爺只刻了他爸爸媽媽的名字,他說只是作記認免得拜錯山,我們知道裡面還有其他太公便可以了。這個是月山,墓旁有棵桃樹,從前嫲嫲說這是月抱仙桃穴,旺女後人。

之後我們又到了另一個墳,這個墳是在象山的,就是那位遷到這條村的太公的墓,相傳譚氏始於周朝,被世襲封爵,到元朝適逢戰亂,治安不寧,我們這條村的遷址太公當時於開平來到上凌村,之後娶了兩個老婆周氏和林氏,便開枝散葉,後代遍佈整條村啦。這位太公在明朝洪武二年(即戈元一三六九年)仙遊,便葬於當時的黃坭塘,今稱象山,與兩位老婆合葬。經六百多年的風吹雨打,這位太公的墓已變得殘缺,所以早幾年譚氏鄉親合資修墓,現在這個墓很漂亮哩。

接著我們去到大聖寺,進入大聖殿,伯伯說他和老爸小時候學校到大聖寺露營旅行,他們全是步行至此,其實路途也挺遙遠,當時他們要自己帶煮食工具,每位小朋友也要帶自己的“米”,才能煮食,他露營時就是睡在大聖像前的枱上,從前的小孩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大聖像前的枱也敢睡,真好膽色!

回到了祖家的村裡,有一座“譚氏宗祠”。這"譚氏宗祠"從前是我伯伯和老爸的小學哩,小學建新校搬遷了,宗祠就搬來這裡,原來的宗祠現在變了製衣廠。這新宗祠裡的格局跟老爸小時候一樣,他上課的房間還在哩!譚氏宗祠裡在正祠後有一座後樓,從前上面有一塊大圓鏡,相傳是用來射著對面姓張那條村的,後來樓拆了,姓張的竟風生水起,所以新建後樓還建了圓窗扮圓鏡。

拜完大部份要拜的山墳,時間也不早了,也應該起行回港啦!

此行最遺憾的是,這次找不到我其中的太公們 - 文進士和武狀元的山墳,我們真的在山頭花了很多時間尋找,但還是找不到!十五年前回去那次有爺爺帶路,所以很容易找到,我還記得那次當我見到太公的墓碑刻著他的功名“咸豐文進士”時,我真的覺得超型!還有另一太公的墓碑刻著“武狀元”的,我當時想,他會不會懂得“一陽指”、“鐵掌水上飄”和“黯然消魂掌”?哈哈!不過聽老媽說,她聽老人家們說,原來我那個太公當時考武狀元,真的很有實力的,他的表現已經足夠拿狀元的了,只是評判還未給分,他自己太過開心,再表演多幾個花式,終於給兵器刺傷到眼,結果,盲了不能被欽點狀元啦!不過,功名依然給他,所以他的墓碑上仍刻有武狀元這功名。譚家的人,實在太有表演慾了!或許,我身上的表演慾也是自那位太公承傳下來,可惜,他不懂點到即止,過了火位吧!我不會學他的,放心!

說來也奇怪,我伯伯每年也會回鄉祭祖的,只是去年沒有回,他們覺得事事不順,撞車了,生意也少了,不知有沒有關係吧!那希望我這年回過鄉爬過山祭過祖,事業也能順順利利吧!

街坊鄉里們很熱情,他們全是伯伯、老爸、四姑姐和五姑姐小時候的玩伴童黨,或童黨們的媽媽,或爺爺嫲嫲的好友,或婆婆的親戚好友,總之大家也是同一個太公繁衍下來的後代。臨走前,各街坊鄉里還送我們很多很多家鄉特產,這只是一小部份,有自己種的蕃薯、自己種和晒的菜乾,還有新會最有名的新會果皮。

這次的旅程讓我想到很多很多事,從前的人真的很厲害,他們當時沒有汽車,每每也是靠一雙腳步行,靠一雙手搬運,先人過身後要抬棺木、工具、混凝土等上山安葬,於我看來,跟秦朝時建萬里長城一樣艱辛。他們往往是先為自己選擇了福地,百年歸老後拜託後人料理後事,然而,在中國尋龍點穴的學說上,福澤的並不是先人,他們留下的只是一具沒生命沒感覺的驅體,反倒,就是希望能讓子孫平安,這是送給子孫的最後一個福祝。風水命理這國粹,並不單單只導人謎信和計算方程式學,而是包含了對親人、對後代、對家族的一份愛,很厲害!

我們是中國人,能有機會回到祖國,回到自己的祖家尋根,確實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幸好,我的祖屋還在,不過,這尋根的思想與經歷了數百年的祖屋,還能夠承傳到多少代?

這個時候,我想起了一首歌~


【把根留住】

多少臉孔 茫然隨波逐流 他們在追尋什麼?

為了生活 人們四處奔波 卻在命運中交錯

一年過了一年 啊! 一生只為這一天 讓血脈再相連

擦乾心中的血和淚痕 留住我們的根 

多少歲月 凝聚成這一刻 期待著舊夢重圓 

萬涓成水 終究匯流成河 像一首澎拜的歌 

一年過了一年 啊! 一生只為這一天 讓血脈再相連 

擦乾心中的血和淚痕 留住我們的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