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曇花一現
Letter Posted by 咪 () on 23-04-2011 1:43 am
凱芹,

早前跟朋友聚會,有位朋友住在清水灣的村屋,他在屋外種滿了鮮花,仿似美女相伴,樂也!他種的一株曇花有一晚盛放,他能把握時間為曇花拍下最美的照片,我看過照片後,真的深感讚嘆!

曇花,是多麼讓人憐惜的花,但她卻自得其樂,一年只盛開一次,每次也是在晚間進行,她會用盡氣力把自己的英姿煥發得最璀燦悅目,她不求別人欣賞,只求於自己生命裡一剎那的精彩。

在網上找到曇花盛開至凋謝的過程~



花開花榭一迅間,她的生命短促而精彩,看著她盛放時莫名的興奮,為生命的精彩而讚嘆;眼巴巴看著她快速淍榭,心也在淌淚。

一位我很喜歡的香港作家"子鶩"曾在他的散文《哥哥》中寫道:
「『不雨花猶落,無風絮自飛』,這是哥哥教會我的一句禪語。人生如花似絮,即使不遇風雨也有凋謝之時。生命之可貴不在長短,在於『如花』的話能否燦爛悅目,『似絮』又能否似它輕柔自在。能夠留一點時間來掌握這個開絮揚的日子,去為社會獻一份關懷,猶勝在塵世中兜兜轉轉。」

曇花正正呈現出『不雨花猶落,無風絮自飛』這詩意。


曇花也有她淒美的故事,是這樣的:

  相傳曇花和佛祖座下的韋馱尊者有一段哀怨纏綿的故事:曇花原是一位花神,她每天都開花,四季燦爛。她愛上了一位每天給她澆水除草的年輕人。后來玉帝得知了此事,大發雷霆,要拆散這對鴛鴦。玉帝下令將花神抓了起來,把她貶為每年只能開一瞬間的曇花,不讓她再和情郎相見,還把那位年輕人送去靈鷲山出家,賜名韋馱,讓他忘記前塵,忘記花神。

  很多年過去了,韋馱果真忘了花神,潜心習佛,漸有所成。而花神卻怎麼也忘不了那個曾經照顧她的小夥子。她知道每年暮春時分,韋馱總要下山來為佛祖采集朝露煎茶,所以曇花就選擇在那個時候開放。她把集聚了整整一年的精氣綻放在那一瞬間,她希望韋馱能回頭看她一眼,能記起她,可是千百年過去了,韋馱一年年地下山來采集朝露,曇花一年年地默默綻放,韋馱始終沒有記起她。

  曇花一現,只為韋馱。所以「曇花」又叫「韋馱花」。



如果世上真的有個曇花島,是多麼淒美的一片樂土!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跟曇花島長相廝守!

凱芹,您有您的桃花島,旁邊就是我的曇花島,閒時我們可以隔岸揮手哦!




P.S. 十五年前第一次返過鄉下,當年在祖屋灶頭燒柴弄飯,曾爬山祭祖,於小鳥天堂旁盪舟湖上,在樹下拾起遍地的禾雀花;十五年後,明天大清早便再回鄉祭祖,全因一份情意結。因為記得當年爬山祭祖,有兩個祖墳的墓碑也刻著功名,一個是文進士,一個是武狀元,我家祖先太勁了!要回去拜祭和拍照留念哩!回來再和您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