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原創分享:《峨嵋氣功》
Letter Posted by 咪 () on 23-03-2011 5:08 am
凱芹,

夜深虛蕪,躺在床上,目不能瞑,重溫網誌,發現年前的創作,無聊至極,跟大家分享吧!這是年前有一天我去看中醫,年青的中醫師在診症後跟我玩氣功傳送,讓我啟發到而寫的無聊劣作,見笑!

-----------------------------------------------------------------------------------------

《峨嵋氣功》

行走江湖多年,早已隱姓埋名,不問世事。

豈料今天,竟然有一位少林派的黃毛小子要與我砌磋砌磋,當然,我確實未去到最高境界,不能完全隱藏體內深厚的功力,但我也盡量抑制,那小子也能感覺得出我的內功,真的愧對我峨嵋派的祖師!

氣功不但能強身健體、治病美容、救命擋災,應用在當今科技發達的社會上,加入無窮的創意,在日常生活上確實是不能缺少的一門武藝,以下我會分享我多年來的實例。

想當年,我每天在市集表演雜耍賣藝為生,每天賺夠五個銅錢便收檔,為的只是每天五碗充飢的担担麵。

某天,一位美若天仙的姐姐遊經市集,看到我的表演,然後跨過人群的頭上來到我面前,我看著一個一個被她踏過的人像骨牌的倒下,心想:『你這臭婆娘,人家還未打賞你便幹掉他們,陪錢!』,另一方面,這位姐姐冷冰冰的看著我,我還是怕得要死,說不定她一隻手指便可以把我捽死!姐姐二話不說,一手提著我的纖腰,我們二人一起飛起來,一眨眼間,我們已經身處一座高山上,這不就是傳說中的峨嵋山嗎?

往後,姐姐成了我的師傅,她教了我峨嵋派的氣功,我每天勤力的練習,希望有一天能把峨嵋派的氣功結合我的雜耍表演,每天能賺上十個銅錢!師傅待我很好,她不時跟我說她小時候的故事,原來她是郭大俠的小女兒,她有一個很好的大哥哥,他武功了得,英俊不凡,可惜的是斷了一臂,自古英雄多斷臂!

過了好一個十年,有一天我問師傅,為何當初會收我為徒?(回想起來,用”拐帶”二字比較適合)是否因為我漂亮和有慧根?師傅說:『因為你有一雙峨眉。』,就這麼簡單?嘿!那就是花了一個銅錢吃少一碗担担麵換來市集的七嬸幫我修的峨眉。

師傅過身後,我獨自闖盪江湖,得了『峨嵋派天下第一靚』的稱號,果然,把這個稱號刻在牌匣上再次在市集擺檔,真的賺多了不止十個銅錢!往後,我日間繼續隱姓埋名(隱了我的本姓本名)在市集賣藝,夜間則潛水到了古墓派的古墓裡睡她們的寒冰床以繼續修練內功。

某天,一位極度醜陋的道姑遊經市集,看到我的表演,又是跨過人群的頭上來到我面前。我對她沒有好感,因為她”抄橋”!她二話不說一手捉著我的臀部想飛起,嘿!今天的我已經不再是當年的我,我氣聚丹田,再一發力,把真氣往臀部一推,那道姑便昏厥過去!

清康熙年間,天地會打響反清復明的旗號,在中原長大的我,身為漢人,當然也加入了。我認識了青木堂的韋香主,他告訴我康熙要幹一番大事業,要一位武藝高強的習武之人教宮中的小太監摔交,為了接近康熙,我接了這單工作。我到宮中教小太監們玩摔交,當然,我告訴他們那是摔交,其實那是我們峨嵋派的第二絕學,換成當今的名詞是”隻抽”。往後我對康熙的印象改觀了,因為他用小太監來制服奸臣鰲拜,那刻,我認為康熙也是個漢人,他做大清皇帝是為了掃除滿族奸臣,他其實也是一個反清復明的卧底!

清光緒年間,光緒爺籌辦維新事務,這有意義之事我當然也加入了。每晚與嗣同兄秉燭夜談,我欣賞嗣同兄的豪邁氣概。可惜,老太婆反手一拍,所有新政也煙消雲散,康夫子與梁先生潛水著草了,我與嗣同兄和其他五位兄弟發起流第一滴血,一起被拉到刑場上,眼看著他們一個一個的被正法,嗣同兄尤其有型,一句:『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噢!原來嗣同兄是崑崙派弟子!嗣同兄這樣便去了,去得很有型!

人之將死,其言也型!到我了,我師傅沒有傳給我峨嵋派的死前詩,師傅也沒有唸,所以她只是去得很安詳,但沒有型!我要型!嗣同兄,借詩一用,日後地府相見,定必歸還。劊子手提起大刀,我唸:『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我自橫刀向天嘯,去留肝膽兩...峨嵋。』,說到峨嵋二字,我運盡全身的氣力,把真氣集結在脖子上,大刀一落,靈光一閃,我的頭不但沒有落在地上,大刀還反彈到老太婆的脖子上(忘了說老太婆那天負責監斬),就這樣,我死不去~~至今!

現在,我會把我的氣功活用於生活上,每逢夜瀾人靜駕著我的小綿羊過海底隧道時,我也會熄匙停車,把真氣聚結在背後的督脈上,利用各穴位發放出來的真氣作為推動力,不消一秒間已從九龍過到香港了!這樣既可慳油慳錢環保,更可避免吸入隧道內的癈氣,一舉兩得!

說回今天那小子,我們只是很簡單的互相砌磋,他的手一放在我手上,我已感覺到一股真氣壓下來,好小子!看來你的內功還算穩健,不愧出自少林派。當然,隱藏我的實力之餘也有一點兒的技癢,我嘗試接收小子的真氣,然後調息吐納,把真氣在另一隻手射回給他。我們二人感到一股很暢順、互動的交流正在發生。越來越有趣,那小子壓下來的真氣在奏出將軍令的節奏,我也不甘示弱,回敬他一首滿江紅,因為我比較敬重岳飛爺!他抵擋不住,立即改變曲風,真氣奏出”貝多芬第七交響曲”,用不著拉到那麼遠吧?我最喜歡的音樂家是莫扎特,我立即回敬他”莫扎特搖籃曲”,哈!那小子立即昏昏欲睡。當峨嵋氣功加上莫扎特的音樂便能發揮出最強的效果,也可以作治病用途,稱之為”峨嵋莫扎特效應”。我再乘勝追擊,以真氣奏出最強之歌,定能令那小子醒神過來,對!那就是我們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那小子頓時醒了,並唱出”起來~起來~起來”,好兄弟,好同胞!今天的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峨嵋派天下第一靚”早已隱了本姓埋了名,我將會暗地裡把我峨嵋氣功配合雜耍表演繼續我的賣藝生涯,有緣再見!

我峨嵋氣功最強之處還是保健美容,看我經歷了數千年風霜,還能保持得一身嬌柔的皮膚,”峨嵋派天下第一靚”並非浪得虛名也!

【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