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繾綣塘西》舞台劇
Letter Posted by 咪 (monkey80118@hotmail.com) on 12-10-2010 5:21 am
Chris,

今年是曹禺先生誕生一百周年,所以香港有了曹禺戲劇節來懷念這位戲劇家。

我有幸能參與其中一個劇團的製作,而這個劇團的演出不是演曹禺先生的戲,而是集體創作重新編寫過一個劇本,他們眼中的曹禺先生筆下的女性。

早幾天圍讀了一次...我只是想,要是這劇本給我寫,我不會這樣些,我希望能從中看到多點跟曹禺先生有關的事,而且,曹禺先生的戲劇是從社會問題出發,從而引申到角色身上,所以要探討的並非單單是其筆下的女性角色,而是當時的社會問題,跟今時今日的社會問題,不同年代,不同因素,難作對比,但也可以作為解構其作品思路的途徑。

我會想,劇本裡一定要有當代的氣息和人物的風味,就如蘩綺不甘寂莫希望逃離周家(很有共鳴,在角色身上想像自己的戲,既是沒有放不下,希望能往外走一趟);陳白露於上流社會當交際花的璀璨生活,最重要的是角色的內心。

想著想著,又想起您的小說作品《繾綣塘西》,很喜歡那個年代的情懷,很喜歡當中塘西的意象,多次翻閱,立即又拿來再次翻閱,還是很喜歡,尤喜歡戲子的角色,作為一個戲子,能於舞台上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是一份光榮,可惜的是,那是意外。其實《繾綣塘西》也可以改篇成為舞台劇,想想吧,在一個小小的劇場裡,就好像台灣賴聲川的《如夢之夢》一樣,觀眾坐中間旋轉椅,演區則是圍續著觀眾,分四邊,每個場景可於不同的演區進行,觀眾可跟著整個演出更投入的欣賞。

不過,若可做到比從前更好,當然是值得做的事,我也明白到最美的永保留在當時最美的狀態免得破壞的道理,這只是我有感而發的小小愚見而已,請勿見怪。

曹禺先生早於三十歲前已完成他的驚世署作《雷雨》、《北京人》、《日出》和《原野》等,多麼的厲害,對比起自己,三十歲人,芝麻還沒有一粒,真慚愧,我也要努力動工作資料搜集和開始創作我一直想寫的劇本《秋瑾》了~~

明年則是辛亥革命的一百周年紀念,我也要投入劇社一連串關於革命的演出哩~~

也期待您的新作。

加油



P.S. 您收到我之前給你的合照留念嗎?是用一個細小的公文袋裝著的,若您打開看見,請不要笑,其實之前已寫了五版紙的信想除著照片給您,但最後還是沒勇氣,決定淡淡的寫上幾筆,留念...重申...我並不是傳媒(傳媒跟幕後是兩碼子的事),我只是一個自由身工作者(打什,電視幕後,廣告短片拍攝,舞台演員/幕後,配音,Voice Edit, 行政文職等等,甚麼也做),碰巧那天工作,您來當嘉賓,我也是您來之前看到Rundown才知道嘉賓是您哦~~我既是工作人員,又是勁勁地欣賞您,所以那天要強抑內心的喜悅,裝作專業的工作哩~~幸運~~緣份~~哈哈~~